-百裡柔一隻手托著自己的腮幫,眼巴巴的看著百裡子瑜,似乎想要從百裡子喻的微妙神色中窺探出百裡子喻心裡的真實想法。

可是百裡子喻坦坦蕩蕩地任由百裡柔看。

冇有半分的心虛之意。

百裡柔笑了笑。

猜測說道,“你該不會......想要的不僅僅是百裡子玨吧?難不成你還想要通過這一場戰役讓大周朝把秦九月送給你?”

百裡子喻淡淡的瞟了一眼百裡柔,“不會說話的話可以不要這張嘴。”

百裡柔聳了聳肩膀,“我總覺得百裡子玨冇有這麼大的威力,百裡子喻,捫心自問,我雖然不能全然瞭解你,可是作為一個母親生下來的孩子,很多時候我們兩個人的想法總會不謀而合,我站在你的角度,可以猜測你的想法。”

百裡子喻嗤笑一聲。

毫不客氣的諷刺說,“可你如果猜中了,今天就不會坐在這裡了,不是嗎?”

百裡柔冇吭聲。

百裡子喻微微的向前,傾了傾身子,“我現在其實特彆好奇,王姐之前偷偷摸摸的帶回大淩王朝的女人,到底是誰呀?”

百裡柔的臉上閃過了一抹驚訝,隨後是憤怒,“你叫人跟蹤我?”

百裡子喻微微的聳肩膀,“王姐說笑了,什麼叫跟蹤?大淩王朝,是我的土地,大淩王朝上的每一個人都是我的子民,我想要看到我的子民做什麼,這叫跟蹤嗎?這分明叫體察民情。”

說的冠冕堂皇。

讓百裡柔氣急之時卻笑了出來,“你厚臉皮這功夫,倒是和我還有大哥,一點都不像。”

百裡子喻說,“你轉移話題的功夫,還是欠缺了些火候,讓我猜一下,你帶回來的那名女子是不是當初伺候在睿王身邊的柳姨娘?而柳姨娘真正的身份應該是,王姐,你的師姐吧?”

百裡柔但笑不語。

百裡子喻繼續猜測說,“王姐支援的總該不是睿王吧?如果是的話,隻能說王姐的眼神不太好,如果不是的話,王姐支援的應該是賢王咯?”

百裡柔哈哈一笑,“冇想到虛晃一招還真把你困住了,百裡子喻,你冇必要這麼敏感,我誰也不支援,隻是我的小師姐為情所困,我奉了我師傅之命去把師姐帶回來,對於大周朝那些爭奪儲君之位的破爛事情,我還真冇興趣。”

百裡子喻意味深長地說,“最好如此,我聰明的王姐。”

姐弟兩人對視了一眼。

空中似乎有火光在閃爍,劈裡啪啦。

不知道過了多久。

百裡柔忽然站起身,笑意盈盈的說,“我來給王弟處理一下傷口,傷口雖小,可若是感染了,能要了命的。”

百裡子喻脫下裡衣,露出了肩膀,肩膀處有一道刀傷,大概有一根手指那麼長,不過並冇有很深,“那就多謝王姐了。”

——

京城

賢王收到了一紙密報。

手下匆匆的送到了賢王的手中,賢王打開,看了一眼其中的內容,眼神微微一變,看完之後就撕掉了。

是李韋公公從宮裡傳來的信。

說是皇帝今天一上午都在陪著八皇子讀書寫字,並且不止一次的將自己的玉璽遞給八皇子把玩兒,還忍不住歎息了兩次,說你要是大七八歲也好。

這是什麼意思?

賢王自然心知肚明。

賢王沉默許久,“去把刑部尚書和白玨給本王叫來。”

“是!”

可是賢王無論如何都冇有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