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把拉過了孔霜,把人抱在懷裡,“你胡思亂想什麼?不管你變得多胖,都是因為生了兒子,我怎麼會嫌棄你呢?我感謝你還來不及,王妃,你要知道,我在外麵累死累活做的每一件事都是為了讓你和兒子以後可以過上好日子,你要理解我,你要相信我,你明白嗎?”

孔霜抬起頭,“可是我現在又老又胖......冇有男人會喜歡這樣的女人。”

端王笑了笑,“你現在雖然胖,可隻要你比以前多喜歡我一點,比以前多信任我一些,聽話一些,我就會更喜歡你,不管你胖還是瘦,都如此。”

孔霜流著眼淚笑了,“真的嗎?隻要王爺還喜歡我,我就願意為王爺做任何事情!”

端王揉了揉孔霜的頭髮,“這就對了,就算你現在又胖又醜,我也依然喜歡你啊。”

孔霜把臉埋在端王的懷裡,又開心又幸福的哭出了聲。

端王目視前方。

淡漠的眼裡深處一派厭惡。

同樣是女人。

為什麼秦九月能生齣兒子,孔霜卻不能?

為什麼秦九月生孩子之後越發的明亮照人,孔霜卻越來越醜?

為什麼秦九月那麼自信,孔霜卻每天像一個小醜一樣?

為什麼秦九月現在已經開始著手賺錢做生意,孔霜還在哭哭啼啼?

為什麼江謹言有秦九月,他隻有孔霜?

端王壓下了眼眸。

同時壓下的,還有波濤滾滾不停的在怒吼的**。

——

秦九月的家書終於到了金石關。

是羅義送來的。

羅義的手裡拿了很多家書,挨個送完之後,羅義的手上就空了。

江謹言下意識的看了羅義一眼。

後者剛剛好轉身。

江謹言隻看到了羅義的側臉,有羨慕,也有孤獨。

羅義是兵部尚書的庶子,生母早些年就去世了,家裡可能冇有太重視他的人了,連一封家書,也冇人給寫,羅義形單影隻的朝著遠處走去,彷彿要脫離即將而來的思家心切。

江謹言這才垂下眼眸。

打開了一封家書。

一個字一個字的看過去,冷不丁的,江謹言一巴掌拍在了蕭山的肩膀上,“我媳婦生了!”

蕭山說,“我已經知道了,生了個兒子,麥芽寫給我的家書中也說了。”

江謹言:“......”

這會兒,江清野跑過來,“爹,我現在要告訴你個好訊息,我娘生了,生了一個弟弟,取名叫霖哥兒!”

話音落下來。

江清野想象中的場景並冇有出現,“這是什麼情況?難道這不足以讓你們感到震驚和歡喜嗎?我有一個小弟弟了,爹,你終於當親爹了!”

江謹言還是冇有什麼反應。

江清野一臉懵逼,“難道你不喜歡兒子?”

蕭山說,“你爹想要親自把這個訊息告訴我們,殊不知,我們比他提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