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賢王忽然出現了。

賢王姍姍來遲,站在了文武百官的最前方,麵對著文武百官,“告訴大家一個不幸的訊息,父皇昨日急火攻心,吐了血,至今昏迷不醒......德福公公守了父皇一夜,勞累過度,病倒了......”

平西侯眯了眯眼睛。

其他人也麵色各異。

刑部尚書第一個站出來,“皇上身體抱恙,我等自然焦灼如焚,隻是國不可一日無君,臣懇請賢王代替皇上,暫理國務。”

尚書大人的話受到了很多支援賢王的人的擁躉。

即便平西侯等人心裡不願。

可以不得不承認,尚書大人說的對國不可一日無君,而現在,唯一一個能夠暫時代替皇上處理政務的人也就隻有賢王了。

大家心知肚明。

不管如何排斥,對於大周朝來說,這都是最好的安排了。

刑部尚書跪下,“恭請賢王暫理國務。”

文物百官統統下跪,“恭請賢王暫理國務!”

賢王站著。

整個金鑾殿。

隻有賢王一人站著,其他人都匍匐在賢王的腳邊,對著賢王下跪。

賢王的心裡無與倫比的感覺到了滿足。

是這麼多年。

第一次得到真正的滿足。

賢王嘴角露出笑,說道,“既然......既然諸位如此抬愛於本王,那本王定當不辱使命!不讓父皇失望,也不讓諸位失望。”

隨著下朝。

皇上生病的事情不脛而走。

也傳到了秦九月的耳朵裡,秦九月主動告訴了老神醫,“老神醫,你要不要去宮裡看一看?”

老神醫沉默良久,“看看情況再說吧,我私自進宮,容易回不來。”

偏偏就在這個時候。

又傳來了一個訊息。

老首輔大人在家聽說皇上生病的事情,匆忙套上馬車,要去宮裡探望。

卻不曾想。

剛走到半路上。

就和另一輛馬車撞了。

老首輔的腦袋被磕到,流了很多血,當時就昏迷不醒了,被路人匆忙的送去了醫館,現在還生死未卜。

當明珠把這個訊息報告給秦九月的時候,老神醫也在。

老神醫意味深長地說,“丫頭,你信不信,我要是去了,後果不會比老首輔更好的。”

秦九月抿了抿唇瓣。

如果再不明白其中的道道,那就真是個傻子了,秦九月深吸一口氣,“靜觀其變吧。”

秦九月心裡是忐忑的。

賢王不喜歡平西侯一家,更不喜歡江謹言,一旦賢王上位,若是殺雞儆猴,第一個要殺的人不知道會是誰。

不。

或許不是他們兩家。

而是端王。

畢竟因為小皇孫出生,而皇上又表現出來了滔天的歡喜,以至於,最近端王的門檻都要被踏平了,賢王一旦掌握大權,怎麼會留著端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