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姝兒立刻邁著小短腿跑了出去。

三寶卻是被宋秀蓮推了出去,不情不願的。

秦九月剛剛從他們北屋的屋簷下撿出來兩個破裂陶罐,丟在盆裡泡著。

小姝兒和三寶跑了過來。

小姝兒想把小糖人遞到秦九月的嘴邊,可是自己太小小一隻,踮起小腳腳都隻能到秦九月的胸口下,隻能放棄,“娘,吃糖糖。”

秦九月笑笑,“我不吃,小姝兒吃吧。”

小傢夥兩個啾啾支棱在小腦瓜上,用力的搖搖頭,“娘給寶寶買的糖糖,要分享,娘吃。”

小傢夥在這件事情上,有自己的堅持。

秦九月隻能彎下腰,小小的咬了一口。

薑黃色的糖在舌尖化開,火候稍微有些過,甜中帶了點苦澀,不過對於小崽崽們來說已經是很金貴的小零嘴了。

三寶沉默的伸出手。

秦九月假裝不懂,“你做什麼?”

三寶撅著小嘴巴,傲嬌的說道,“快點吃一口呀!”

不讓她吃第一口,奶奶肯定會生氣的。

奶奶對她真好!

秦九月逗他,“一口太少了,我想吃半個糖人,可以嗎?”

小三寶倏然凝住。

吞了吞口水,不捨的看著小糖人,可這是秦九月給買的,小傢夥最終還是輕輕的點了點頭,“那好吧,不過你吃快一點。”

彆彆扭扭的,捨不得,還不能不給,就差把糾結兩個字寫在額頭上了,秦九月忍不住笑出了聲。

輕輕拍拍後腦勺,“我已經咬了小姝兒的,嚐了味了,你快點自己吃吧。”

三寶站在原地咬咬嘴唇,然後扭身跑去屋裡和大哥二哥分享糖人了。

隻是邊跑邊摸了摸自己的後腦勺。

方纔被那個女人摸過的後腦勺,殘留了一點點說不清的溫暖。

一家人的晚飯是從鎮上買回來的大肉包子,宋秀蓮做了一鍋疙瘩湯,涼拌了一道涼菜馬齒莧。

秦九月嚐了一口,提醒宋秀蓮說道,“我有買調味品,醬油老陳醋辣子八角都有的。”

宋秀蓮不好意思的低下頭,“都是金貴東西。”

秦九月道,“買了就是吃的,天熱,若是放壞了,豈不是更心疼人?”

聞言,宋秀蓮覺得也有道理,“那下次做飯我就放。”

飯後

宋秀蓮在灶房裡熬豬油,把豬板油切成大塊,放在鍋裡,加一點點水,用小火慢慢熬,將裡麵藏的豬油全部熬出來,最後剩下的就是豬油渣。

豬油渣可是好東西,不管是炒菜還是包餃子包包子,口感都妙極了,豬油渣酥脆綿軟,味道香濃,村裡家家戶戶也隻有過年的時候才吃得上。

秦九月在院子裡沖洗陶罐。

小姝兒蹲在旁邊,“娘,你在乾什麼呀?”

秦九月溫和的和小糰子說,“把陶罐洗乾淨,發豆芽菜。”

小奶音甕裡甕氣的問,“娘,什麼是豆芽菜呀?”

秦九月抬眸衝小糰子笑笑,“很快小姝兒就知道了。”

“好噠~”

一點都不像其他熊孩子一樣撒潑打滾問到底,簡直太乖了。

“寶寶可以給娘幫忙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