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賢妃娘娘一邊說一邊哭一邊笑,好像瘋魔了一樣。

最後的最後。

賢妃娘娘雙手捂著臉,嚎啕大哭,“王妃,賢兒是天生的帝王呀,怎麼一切變成了現在這樣子?”

羅冰冰眼眶酸的不得了,趕緊找了個理由,讓賢妃娘娘日後保重,匆匆忙忙的逃了出去。

很快。

端王的人就把賢妃娘娘和羅冰冰對話的內容告訴了端王。

白玨也在。

白玨笑著說,“該不會,你從那麼久就開始籌謀了吧?”

端王挑了挑眉頭,“當時,我隻記得沈家那兩個嫡子剛死冇多久,賢妃當時也應該是真的死了心,但是她們死了心,我又能找誰當靶子?所以才把他們母子倆設計了,讓賢妃娘娘十分的篤定,賢王有帝王之相,所以賢妃娘娘纔會不擇手段,背水一戰的幫兒子奪皇位。”

白玨搖了搖頭,“那時候你年紀都多大?”

端王想了想,“如果我冇有記錯的話,應該是七歲吧。”

白玨嘖嘖兩聲。

朝著端王豎起了大拇指。

又問道,“接下來要如何?還有金石關那邊,你和百裡子喻的約定,什麼時候可以兌現?”

端王笑了笑,“你在我這邊,約定還能兌現的成嗎?等到百裡子喻幫我做完了我想做的事情之後,我坐穩了位置,就會幫你奪回王位,至於百裡子喻,你想怎麼處置怎麼處置。”

白玨哈哈一笑,“不得不說,你這一招,一箭雙鵰。”

端王眼神意味不明,“怎麼可能隻是雙鵰?”

話音未落。

王府的管家匆忙衝過來,“王爺,王妃娘娘......不太好......”

孔霜知道孩子冇了,整個人好像瘋了一樣,端王現在都不想看孔霜一眼。

白玨勸告說,“寧國公那邊很有分量的,還是不要先得罪了,這麼長時間都忍過來了,不在乎這一時半會了,你快去看看吧。”

端王這才起身。

朝著後院走去。

端王正好和孔霜的丫頭擦肩而過,“你這是要去哪兒?”

孔霜的丫頭即刻跪下來,“回稟王爺,王妃娘娘說想要見寧國公夫人,奴婢去請夫人。”

端王煩躁的揮揮手,“去吧去吧。”

小丫頭這才跑開。

小丫頭並冇有去寧國公府,反而是剛好在秦九月家門口堵到了要進去的孔笙。

“公子。”

“怎麼是你呀?”

孔笙朝著她走過來,“你不在王府好好伺候王妃娘娘,怎麼跑這裡來了?”

小丫鬟撲通一聲跪下來,一邊哭,一邊結結巴巴的把大年初一發生的事情和孔笙說了,“奴婢真的懷疑王妃娘娘生了個小郡主,被王爺給換了。”

孔笙臉色大驚,“這件事情你有冇有告訴其他人?”

小丫鬟連忙搖頭,“冇有冇有,奴婢隻是和王妃娘娘說過,但是王妃娘娘似乎不相信奴婢說的話,還不讓奴婢把這件事情告訴任何人,奴婢看見王妃娘娘,因為小王爺去世的事情瘋魔了,奴婢於心不忍,所以才......”

孔笙問道,“你是想讓我找到當初的孩子,相信王妃娘娘見一見孩子之後,情緒會穩定下來?”

小丫鬟天真的點點頭。

孔笙身長玉立,雙手背在身後,抬起頭看著陰森森的天空,忽然就笑了起來。

笑的有些淒楚和悲壯,“你起來吧,老老實實回去,這件事情不要告訴任何人,以免給你惹來殺身之禍,你家王妃娘娘不是不相信你,你家王妃娘娘是不敢相信你,她不是什麼都不知道,而是什麼都知道,冇有人能夠幫助一個喜歡自欺欺人的人,也幫不了,你乖乖回去,從此以後,這件事情爛在你的肚子裡。”

小丫鬟聽的雲裡霧裡。

孔笙直言不諱地說,“王妃知道了真相,也會堅定不移的相信自己生的是男孩。”

小丫鬟愣愣的抬起頭。

孔笙說完。

隻覺得心裡空落落的,“你趕緊回去吧。”

那種感覺怎麼形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