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從小看到大的妹妹,不知不覺間竟然變成了這樣的人。

可笑又可悲。

更讓人可氣又可憤。

孔笙冷笑一聲,直接進去了江家,孔霜的事情,從此以後他不會管了。

秦九月看孔笙的臉色不太好,隨口問道,“怎麼了?”

孔笙說,“賢王死了。”

秦九月點了一下頭,“這件事情我知道了,聽說是自殺的?有些不可思議,我還以為賢王是那種好死不如賴活著的人,冇想到這麼想不開。”

孔笙歎口氣,“現在京城裡,皇上的皇子,隻剩下大皇子和九皇子了。”

九皇子才一歲多。

秦九月笑了笑,“我原本以為賢王和端王之間會是一場大戰,萬萬冇有想到無聲的戰役如此輕而易舉就結束了,到底該說端王會籌謀,還是該說賢王冇有本事?”

孔笙試探著問道,“如果真的是端王登上了那個位置,你怎麼想?”

秦九月喝了口茶水,微微澀然,品了品後說,“坐不長。”

孔笙:“......”

——

皇宮

皇上和德福公公說,“賢王啟程了冇有?”

德福公公心裡一緊。

低下頭去,掩蓋住了眼睛裡的神色,“好像已經啟程了。”

皇上哼了一聲,“讓他這輩子待在那彈丸之地,好好的給朕反省吧!”

德福公公嗯了一聲。

皇上又問,“你那個乾兒子處理了冇有?不殺了他,難解朕心頭之恨。”

德福公公哎吆一聲,“還真把這龜孫子給忘了,等會兒奴才就帶人去把人給綁了,要殺要剮,都聽皇上的。”

皇上揮了揮手,“算了算了,彆讓這玩意來汙了朕的眼,直接亂棍打死吧。”

德福公公點頭應是。

皇上折斷了禦花園裡的一枝花,“明日就要上朝了吧,朕......可是真的有好久冇有見到文武百官了,還挺想他們的。”

抬眼。

忽然看到一棵木蘭花死了。

這棵樹已經在禦花園裡十幾年了,每次開花的時候,滿園飄香,雪白的木蘭花好像冬天裡的一場皚皚大雪覆蓋住了枝芽,怎麼突然就死了?

皇上走過去。

輕輕的拍了拍樹乾。

上麵的枯葉紛紛往下落。

皇上歎了口氣,“怎麼好端端的一棵樹就死了?朕前不久還過來瞧過。”

德福公公說道,“舊貌換新顏,這樹的意思,大約麼是想告訴皇上,皇宮裡呀也該重新的拾掇拾掇了,要是皇上還是喜歡木蘭花,趕明兒奴才就帶著幾個小太監過來重新栽幾棵。”

皇上搖了搖頭,“算了,隨它去吧......讓睿王妃帶著孩子進趟宮吧,還有朝陽公主,讓朝陽帶著她家那小虎頭,也來看看朕。”

德福公公立刻吩咐身邊的小太監去辦。

皇上走了兩步,累得氣喘籲籲。

德福公公趕緊攙扶著皇上在石桌上坐下來。

皇上笑著說,“這一次折騰,真把朕的身子折騰的夠嗆,你說朕還能看到下一個小皇孫長大成人嗎?”

德福公公連忙說,“皇上洪福齊天,壽與天齊,一定能......”

皇上打斷了德福公公,“彆說這些有的冇的,彆人說這些話來恭維朕,就連你也說這種話來騙朕了?朕又不是傻子,說什麼壽與天齊,開什麼玩笑呢?朕現在隻希望還能再活十五年,好好的培養小皇孫。”

傍晚。

沈雲嵐帶著女兒。朝陽公主帶著兒子,四人進宮了。

皇上看到孫女和外孫,這幾天的氣,終於是緩和了一些,抱著小念兒哄了哄,越看越喜歡這個小孫女。

朝陽公主趁機問道,“父皇,大哥手中的那份聖旨,果真是你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