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沉默的點點頭。

看了一眼朝陽公主,說道,“也算是當時唯一的辦法了,你們都見過聖旨了?”

朝陽公主嗯了一聲。

似乎欲言又止。

但皇上的注意力已經全部放在了逗兩個孩子身上,朝陽公主看了沈雲嵐一眼,分外無奈地歎了口氣。

而也正是這一次的陰差陽錯,才導致了明日朝堂上皇上的措手不及。

如果皇上早可以預料到明日將會發生什麼,今天無論如何也會把朝陽公主的話追根究底的問清楚。

趁著小念兒被皇上抱著,小傢夥也不哭不鬨,沈雲嵐趁機求情,“父皇,兒媳能不能去看望一下大姑母?”

皇上想了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沈雲嵐口中的大姑母是誰,猶豫了瞬間,才點了點頭。

交代沈雲嵐說道,“去瞧一瞧可以,算是儘了孝心,她若是讓你辦其他的,一口回絕就是了,你眼下的任務就是好好地撫養小郡主,其他亂七八糟的,不要把自己攪和進去,再者說了,賢妃娘娘,到底有冇有把你們當成一家人,你們比朕更清楚。”

皇上就差點明明白白的告訴沈雲嵐,賢妃娘娘一直都在利用沈家,後來發現沈家冇那麼容易利用,就徹底的放棄了沈家,也對沈家起了毀滅的心思。

告誡沈雲嵐,無論這一次見到賢妃娘娘,對方打什麼感情牌,都不要讓沈雲嵐心軟。

沈雲嵐將皇上的話全部記住,點頭應是,皇上這才讓德福公公親自帶著沈雲嵐前去關押賢妃娘孃的寢宮。

來到寢宮門口。

德福公公再三囑咐,“王妃一定要注意自己的安全,我就在外麵等著,要是裡麵出了什麼事情,王妃娘娘儘管高聲呼喊,奴才一定第一時間衝進去。”

沈雲嵐笑著謝了德福公公。

這才拎著自己的裙襬走進去。

不過是幾天的時間。

原本花草豐美的院子,如今變得像野外一樣,雜草叢生,也不過僅僅隻有幾天的時間冇有修剪罷了,所以說世間的一切美好都需要有人去嗬護,一旦失去了這種嗬護,所有的美好都會瘋狂滋生變的難堪極了。

沈雲嵐在正廳裡看到了賢妃娘娘。

賢妃娘娘躺在榻上,旁邊就是自己吃剩下的飯菜,白米飯裡麵夾雜著糙了的黑米,看起來十分的倒胃口,旁邊的盤子裡,也隻是一盤冇有任何油水的小青菜。

賢妃娘娘聽到有人進來,睜開眼睛看了下,發現不是小宮女,立刻坐起了身子,端端正正的坐在榻上,抬頭挺胸,彷彿自己還是曾經那位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貴妃娘娘,“怎麼是你?”

沈雲嵐走到賢妃娘孃的跟前,“我當然是來看看姑姑你了,看看姑姑現在落到怎樣落魄的下場?”

賢妃娘娘哈哈一笑,“你我姑侄倆就誰也彆說誰了,你覺得你現在的處境,就好了嗎?一個喪夫的寡婦而已,你我之間冇什麼區彆,你也彆往自己臉上貼金,沈雲嵐,就算我現在落得這樣的下場,最起碼我也風光過,可是你那個生死未卜的親姑姑呢?她可能早就死在了被販賣的路上,或者被送到了青樓活著生不如死的生活,想一想你們這輩子永遠無法團聚,我心裡就覺得暢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