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等明珠回家。

小姝兒牽著小暮兒走上前來,“姨母,北北姐姐怎麼還冇有回來?”

明珠想起趙雲天的話,忍不住歎息。

蹲下來告訴兩個小朋友,“北北姐姐找到了她自己的家人,你們想啊,北北姐姐已經這麼多年冇有見到自己家人了,現在是不是應該和自己家人好好團聚?”

小姝兒點點頭,“道理我都明白,可是北北姐姐什麼時候才能回來,我和妹妹都好想她的。”

明珠揉了揉小姝兒的頭髮,“會回來的,很快就會回來了,在北北姐姐回來之前,小姝兒就是大姐姐了,要帶好弟弟妹妹。”

小姝兒忽然之間有點難過,“但是爹孃都不在,大哥二哥也不在,家裡每天都安安靜靜的,讓人覺得很難過,舅爺爺家裡也安安靜靜,宋爺爺家裡也是,大家好像在幾天之間都變得不愛說話了,我都不敢說話。”

明珠牽著兩個小傢夥,坐在了石凳上,“是因為最近有很多事情要做,就好像是小姝兒作業多的時候也會不開心,大人們需要做的事情多了,心裡就會很焦慮,就會笑不出來,其實他們隻是壓力大而已,不是不開心,知道了嗎?”

小姝兒輕輕的歎了口氣,“反正覺得怪怪的,姨母,我娘什麼時候才能回來啊?我覺得弟弟也想娘了哎。”

明珠笑了笑,“你娘在做一件很偉大的事情,可能......等她回來的時候,就把你爹也帶回來了。”

小姝兒立刻補充了一句,“還有我大哥。”

明珠笑起來,隻是笑意不達眼裡,“對的,還有你大哥。”

小姝兒乖乖的點點點頭,“好吧,既然姨母說,那我就放心了,我現在帶著小暮兒去玩了,我是大姐姐,要照顧好妹妹的。”

兩個小傢夥穿的像兩隻花蝴蝶似的,一溜煙的就飛遠了。

明珠嘴角的笑容收斂起來。

揉了一下額頭。

也不知道鎮北侯什麼時候來,她現在時刻準備著。

還有二少爺,不知道走到哪裡了,趙雲天和張順他們已經去接了,希望路上不要出現什麼岔子。

——

一路上快馬加鞭。

一個月後。

秦九月終於來到了大淩王朝。

大淩王朝和大周朝從表麵看來就有很大的不同,比如說大多數的建築都是以青瓦片為主,而大淩王朝的建築全部講究濃墨重彩,好像是各種的顏料塗抹而上,給人一種很詭異的色彩搭配,更詭異的是那種說不出來的契合。

就好像是未來的油墨畫。

抽象。

卻又讓人覺得理所應當。

進了大淩王朝的王宮。

秦九月被丫鬟們簇擁著來到了一間房子,剛剛歇了腳,外麵忽然有人走進來。

秦九月的耳朵動了動。

立刻恢複了警覺。

進來的不是彆人。

正是百裡柔。

百裡柔穿了一身大紅色的裙子,微微透,幾乎可以看清楚裡麵的小衣的顏色,這種大膽的穿衣風格在大周朝除了青樓裡,是永遠不可能見到的。

百裡柔婀娜多姿的走過來。

在秦九月的麵前坐下,端詳著秦九月,“怪不得能讓我王弟魂牽夢繞,果然長得挺漂亮。”

秦九月掃了她一眼,基本上能確定這人是誰,不過也故意裝作不知道,也是因為不想和她廢話。

百裡柔笑了笑,“你倒是有些脾氣在身上,來到大淩王朝,就要按這邊的規矩來,既然你被大周當做禮物送來,就得有作為禮物的自覺,比如說,見到本公主,還不下跪!”

說道最後一句的時候,百裡柔臉上的笑容悉數的收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