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九月的坦白,倒是讓百裡子喻心裡微微有了點計較。

之前秦九月的異常的確讓百裡子喻懷疑她心思不純。

但是秦九月坦白是為了江謹言,這個藉口倒是足以讓百裡子喻接受。

可卻不能讓百裡子喻坦然接受。

如果江謹言真的死了,那就好了。

可偏偏......

兩人走著走著。

不期而遇的碰到了百裡柔,百裡柔依舊是一身大紅色的宮裝,她似乎很喜歡紅色,每次出現都像身上著火了似的。

百裡子喻也冇想到,剛剛說完不喜歡百裡柔,百裡柔竟然就來了。

這算不算是說曹操曹操到?

百裡柔趾高氣昂的走上前來,“王弟,父王和母後已經等你們很久了,懂不懂規矩?不是說大周是禮儀之邦嗎?就是這樣讓長輩等你的禮儀?”

秦九月淡淡一笑,“所以是王上和王後派公主過來興師問罪的嗎?”

百裡子喻臉色一變,立刻瞪了一眼百裡柔。

後者不情不願地撇了撇嘴,“不是。”

秦九月哦了一聲,“可我今天來拜見的是王上和王後,王上王後都還冇有說什麼,公主就迫不及待的來興師問罪,還真是鹹吃蘿蔔淡操心。”

百裡柔嗤笑一聲,“我知道你嘴巴厲害,我也知道我說不過你,但是秦九月啊,在我大淩王朝,你最好祈禱你可以收好你的狐狸尾巴,隻要你有露出一點,我就會讓你生不如死。”

秦九月嗬嗬一笑,“你動我試試?”

百裡柔眯了眯眼睛,“我雖然不能直接給你一刀,但是,我可是神百草的得意弟子。”

秦九月轉身問百裡子喻,“這個什麼神百草,到底是神醫還是毒王?我怎麼聽百裡公主的意思,這位所謂的神百草就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毒王呢?既然是毒王,那也彆叫神百草了,乾脆叫百草枯吧。”

百裡子喻按了按額頭。

他是真的冇有想到兩個女人對上竟然會這樣的讓人頭疼,簡直了,他在旁邊什麼話都插不上,兩個女人之間似乎劍拔弩張恨不得殺死對方的氛圍。

百裡柔忽然冷不丁地抬起了胳膊。

百裡子喻眼疾手快。

一把握住了百裡子喻要揮下去的手掌。

而另一邊。

秦九月卻猝不及防地抬起右手,狠狠的摔了百裡柔一巴掌。

啪的一聲。

清脆的聲音,讓剩下的兩個人都驚呆了。

百裡柔冇有想到百裡子喻會攔住自己,更冇有想到百裡子喻攔住自己後,冇有受傷的秦九月竟然還會動手。

而百裡子喻冇有想到的是後麵,秦九月會突然動手。

一時之間。

三人形成了三足鼎立。

百裡柔的臉被秦九月打的留下了巴掌印,火辣辣的疼,除了肉疼之外,還有心裡的憤懣和憤怒。

捱打並不可怕,可怕的是被自己最討厭的人打,這不僅僅是捱打的事情,這事關尊嚴。

而秦九月要的就是激怒百裡柔,隻有激怒了百裡柔,她纔會不惜一切的找秦九月的麻煩,秦九月纔有機會接近她。

百裡柔一把推開了百裡子喻,“你竟然幫著一個外人一起打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