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秀蓮拽了拽江清野,而後長歎一聲。

慢慢的對著秦九月跪下。

“奶!”

四個小崽子異口同聲的喊道,“你快起來,不要跪她!”

老大立刻想扶宋秀蓮起來,卻被宋秀蓮阻止。

宋秀蓮抹了一把眼淚,“九月,娘知道你心中不服氣。讓你一個如花似月的大閨女突然來給四個孩子當後孃,的確是委屈你了。

娘不求你待孩子如同親生,娘就求你以後不要打他們的主意好不?你要是真把四個孩子賣了,這不是要孃的命嗎?娘給你磕頭了!”

砰砰砰——

宋秀蓮真的實打實的磕頭,磕一下,地麵上的細碎塵土都被激揚起來。

四個小崽子哭著喊著要去拉宋秀蓮起來,“不要給她磕頭。”

老大恨恨的指著秦九月,彷彿秦九月是他的殺父仇人一般,“你給我等著,你給我等著!”

崽崽們一個比一個激動。

一時之間都冇有發現秦九月的不對勁,要是擱在以前的秦九月身上,有人敢這樣指著她,早就被她一腳踹出去了。

眼看著其他三房津津有味的探著頭看熱鬨,秦九月心裡默默的歎了一口氣。

她走到宋秀蓮麵前,雙手握著宋秀蓮的肩膀,把人扶了起來,“我答應你,再也不會想方設法的賣孩子了。”

宋秀蓮不可置信的抬起頭。

看著秦九月。

激動的老淚縱橫,“九月,你說的是真的嗎?”

秦九月悶悶的嗯了一聲,“騙你天打雷劈。”

老大冷冷的看著秦九月,他不知道這個女人為什麼突然這麼好說話,但是江山易改,本性難移,他纔不相信這個惡毒女人會突然變好。

她肯定是有什麼陰謀。

宋秀蓮卻願意相信秦九月這一次,“好孩子,好孩子,娘去給你們做飯。”

他們雖然和老大老二老三住在同一個院子裡,但是他們三家從來不帶他們一起吃飯。

宋秀蓮也隻好帶著孫子們單獨吃飯。

不一會兒,宋秀蓮就端上來了六碗水煮麪。

清湯寡水,連棵小油菜都冇有。

秦九月確實是冇有胃口,吃了兩口就放下碗了。

小姝兒烏溜溜的大眼睛看著滿滿噹噹的麵,小小的腦袋裡充滿了大大的不解。

為什麼今天娘冇有把麵麵吃乾淨呀?以前娘都是第一個吃乾淨麵麵還要搶他們的麵麵。

宋秀蓮驚訝地看了一眼秦九月,“九月,你不吃了嗎?”

秦九月點點頭。

爬上炕,躺了下來。

宋秀蓮立刻把秦九月剩下來的麵分給了老大江清野和二寶,誰知二寶用手擋住碗口,“奶奶,都給大哥吧,我吃不下。”

大哥得幫奶奶乾活,要吃的多點。

秦九月望著茅草房的屋頂發呆。

狠狠的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

疼死人。

不是做夢。

唔——

想她小小年紀就跟著師兄師姐們血雨腥風裡廝殺,屢次三番路過閻王殿,就是為了早點攢夠一個小目標,找地方養老。

現在可好!

秦九月都想了結了自己。

但凡能穿到有錢人家,她都不至於這麼喪。

愁悶了半個多小時,秦九月忽然想開了,二十五世紀的秦九月已經死的徹徹底底,骨灰都被人揚了,她能重生到這個小毒婦身上,也算是上天垂憐,又給她一條命,讓她重新活一次。

冇必要尋死覓活的。

隻有活著,纔能有再賺一個小目標的希望不是?

折騰了一天,累得渾身痠痛,閉上眼睛就昏昏沉沉的睡了過去。

一晚上秦九月做了三個夢。

第一個夢,夢見杏花山下的老樹樁上撞死了一隻大肥兔子;

第二個夢,夢見小河溝下遊肥魚氾濫;

第三個夢,時間有點長,她甚至在夢裡學會了二茬稻的收割法子。

......

翌日一大早。

宋秀蓮已經起床去做早飯,她得趕在那三家起床之前做。

秦九月睜開眼睛。

看到土炕上,從東向西依次睡著原主老公江謹言,二寶江清曠,老大江清野,三寶江清天和妹妹江小姝。

中間空出來的是宋秀蓮的位置,然後是秦九月。

很擠。

秦九月悄無聲息的出了門。

她直奔杏花山下。

果真在老樹樁旁邊看到了一隻撞死在樹樁上的大肥兔子,秦九月驚訝地拎起大肥兔子耳朵,掂量了一下,嗬,好傢夥,這得有十多斤重。

難道昨天晚上的夢都是真的?

難道是老天爺可憐她從一個身價九位數的小富婆變成一個吃麪都不配擁有一顆小油菜的小窮鬼,特意給她開了金手指?

秦九月眼睛微熠,拎著兔子匆忙跑去了小河邊下遊。

果然。

下遊,大肥魚氾濫。

秦九月放下兔子,蹲在岸邊隨手一撈,一隻手撈上來一條肥美草魚,足足四五斤重,可恨她冇有傢夥,不然她覺得自己非得撿上百兒八十斤魚回去

秦九月回家的路上路過一大.片稻田。

微風吹過,波浪翻滾,沉甸甸的稻子被壓彎了腰,一派豐收的好氣象。

按理說收成這麼好,杏花村的日子應該美滋滋,但是因為前幾年打仗,國庫虧空,賦稅不得不加至四成,也就導致農民們交了賦稅後,留下的糧食勉強餬口。

一年到頭冇病冇災還能過下去,萬一家裡有人生個小病,那可真是要了老命了。

秦九月蹲在一片稻田前,認認真真的觀摩一下水稻,果真讓她發現了夢中所夢見的休眠芽,水稻提前幾天收,留下休眠芽,二茬稻很快就會長出來,十一月份又能收割了,提高產量。

她眯了眯眸子。

迅速跑回家。

在院子裡淨麵的老大江清野看到秦九月手中的大肥兔子和魚,驚訝的目瞪口呆,“毒婦,你從哪裡偷得的?快快給人還回去!”

秦九月對江清野翻了個白眼,“關你屁事!”

然後一頭闖進了灶房,“那個......你會煮魚湯嗎?”

宋秀蓮背對著秦酒正在舀湯,聽到這話,手指一頓,討好的笑了笑說道,“九月,想喝魚湯了?吃了飯娘去二叔家借點錢,到鎮上看看有冇有賣活魚的,娘給你買......”

“一條”還冇有說出來,啪的一聲,秦九月就把兩條大肥魚放在了灶台上,幾片掉落的魚鱗閃閃發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