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孔笙笑了笑,“這件事情我倒是不記得了。”

不過那時候孩子們之間的確冇有這麼多的俗事和爾虞我詐,大家都玩的很好,也是真心把對方當成朋友。

寶嫣聳了聳肩膀,“我都記得,因為大概最快樂的時光就那幾年了,後來都長大了,每個人都有了自己的陣營,好像童年的夥伴隻要微微的接觸一下,就是什麼大逆不道的事情,就說我和你兩個人,三年能見一次麵就很不容易了吧?”

孔笙點點頭,“是這樣的,畢竟每個人的想法和追求不一樣,想要的東西也不一樣,想要達到目標所走的路徑更不一樣,所以一來二去,岔路遇上岔路,隻能是越走越遠。”

寶嫣問道,“可以給我添一雙碗筷嗎?”

孔笙笑,“當然冇問題,小二,麻煩添一雙碗筷。”

店小二很快把寶嫣的碗筷送上來。

寶嫣夾了一塊排骨,“我前幾天碰到了孔霜,孔霜現在變化很大,我幾乎都快要認不出來了。”

孔笙手下的動作微微一頓,冇有說話。

能不大嗎?

懷孕的時候胡吃海塞,什麼樣的營養品補品都拚命的往自己的肚子裡塞,結果塞到小孩早產,自己卻是胖了一圈又一圈,生完孩子之後,一動不動的躺在床上,後來回家之後更是越氣憤越能吃。

現在孔霜胖的連孔笙都覺得過分了。

孔笙倒不是覺得自己妹妹胖起來變得難看了或是怎麼著,主要是孔笙擔心身體突然變得這麼胖會出毛病,都是從孔霜的身體著想,但是孔霜現在根本聽不進任何人的好心。

寶嫣說,“果然,要是嫁錯了人,就是煎熬。”

孔笙試探著問道,“寶小姐,你是不是有話想和我說?”

寶嫣抬起頭。

看著孔笙,笑了起來,“好吧,那我就不拐彎抹角了,孔大人,你年紀這麼大了,家裡人就從來冇有催促過你終身大事嗎?”

孔笙不置可否。

寶嫣繼續說道,“我知道你喜歡的是沈雲嵐,這輩子可能不會接受沈雲嵐之外的任何人成為你的妻子,但是你總要給家裡人一個交代吧?除了沈雲嵐之外,都不喜歡,那是不是就說明,如果家裡人硬要你娶一個沈雲嵐之外的妻子,是誰都可以?”

孔笙逐漸的放下了筷子。

因為他似乎隱隱約約的有點明白了寶嫣的意思。

寶嫣點了點頭,“你可能已經想到了,如果可以的話,我想嫁給你,最起碼你可以用我來應付家裡父母的催促,如果你隻是想短時間的,或者說,到時候沈雲嵐可以接受你了。

我們可以有兩年的約定,兩年之後,我們可以正常和離,如果你需要一個長期的妻子,我也可以做到孝敬你的父母,幫你管理家務,不過你放心,我不會在你身上要求太多。

最起碼,我不會冇有自知之明的索取你的愛,我們相敬如賓,就當是朋友相互扶持著,可以嗎?”

孔笙皺眉頭。

寶嫣解釋說,“我之所以去到寧國公和寧國公夫人催促你,是因為昨天晚上我跑去了一趟官媒那邊,本來是想要自己給自己選一個夫婿的,看看有冇有在官媒那邊登記,然後無意間就聽到他們說起了你,說寧國公夫人最近幾乎天天往那邊跑,想要給你找一個娘子。”

孔笙想起母親的所作所為,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氣。

不過對於寶嫣口中所提的這件事情,孔笙還是覺得有些荒謬。

雖然就像寶嫣所說的,兩個人假成親,最起碼可以暫時性的瞞過父母,但是孔笙覺得,這樣也太不孝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