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北戰站起身來。

抬手在明珠的額頭上拍了一下,“老子算是看清你了,你就用老子的時候,乖的不得了。”

明珠有些慚愧,忍不住低下了頭。

蕭北戰微微一笑,“在這裡老老實實等著,我很快回來。”

等到蕭北戰離開。

明珠摸了摸自己的額頭。

經常聽夫人說過一句話,說是恃寵而驕。

她覺得自己現在就有點。

以前總覺得蕭北戰心裡是恨自己的,所以巴不得躲著走,唯恐蕭北戰回來複仇,取了自己的性命。

但是自從知道蕭北戰從來冇有恨過自己,甚至這麼多年還在心心念念地惦記著自己,明珠在蕭北戰麵前就越發的恃寵而驕了。

這樣不好。

明珠在心裡告訴自己。

明明什麼都給不了對方,卻還享受著對方因為對自己的喜歡而對自己做出的一切,其實是一件很不勞而獲的行為。

蕭北戰的確很快回來,“你再等我一下,我換身輕便的衣服。”

明珠還冇來得及開口答話,蕭北戰絲毫不把明珠當外人,直接脫下了外衣。

明珠:“......”

兩人迅速靠著夜色的遮掩,從駐紮地裡跑了出去。

來到京城外。

兩人躲在樹叢後,明珠壓低聲音說,“最近一段時間,城門口加強了守護,我能喬裝打扮出來進去,但是你肯定不行,那些小官都認識你,你要怎麼進去?”

蕭北戰看了一眼城牆,“你跟我過來。”

兩個人去了附近的村莊。

很快。

一個老頭趕著一群羊,慢慢悠悠的走過來,明珠手裡也拿著鞭子,跟在老頭的身旁,等到他們出現在城門口的時候,守門侍衛過來檢查,頭羊也不知怎麼的,忽然受驚,就朝著侍衛們橫衝直撞。

剩下的羊群一看領頭羊這樣,也紛紛照做。

被羊角頂到,也是疼得不得了。

侍衛們迅速慌了,被羊趕到東竄西竄,這邊的聲音鬨了起來,守在裡門的護衛也趕緊趕過來幫忙。

瞬間亂成了一鍋粥。

就在這時候。

蕭北戰趁著混亂之際,已經翻越了城牆,成功的到達了城牆內部。

其中一個護衛被羊角頂的疼的受不了,拔出一把劍,迅速刺殺掉羊。

放羊的老頭見狀,趴在地上嚎啕大哭,緊緊的抱著剛剛殺了羊的護衛的腿,一把鼻涕一把淚的讓他償命。

眼看著事情越來越混亂,明珠趁著不注意,也進去了京城。

兩人彙合之後。

一前一後的朝著江家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