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皇宮

白玨見到了端王,“我想回大淩王朝了。”

端王皺了皺眉頭,“怎麼突然改變主意了?”

端王的心裡難以抑製地有了些埋怨。

要是白玨早在一個多月前這樣說,就不用把秦九月送到大淩王朝了。

現在算什麼?

賠了夫人又折兵嗎?

白玨開口說道,“現在讓你派兵去攻打大淩王朝,你肯定是做不到的,我一直在這裡躲著,大淩王朝那邊的據點,我也冇有任何的辦法重新修整,日子一天一天的過去,我心裡越來越焦灼不已,所以我想悄悄摸摸的回去,暗地裡繼續進行修整。”

端王眯了眯眼睛,“你是嫌棄本王冇有幫你奪回皇位嗎?”

白玨搖了搖頭,“我並冇有這樣想,畢竟我們之前選擇合作的時候,我奪得王位這件事情本來就不是在我們合作的範圍之內,隻是相互幫助罷了,眼看著現在你已經得償所願,你在這裡,我就有後盾,所以我也該去追求我想要的了。”

端王站起來。

緩緩的走到了白玨的麵前,“既然你這樣說,那我也不留你,你打算什麼時候啟辰?”

白玨想了想,“明天吧,明天就走。”

端王說道,“那我派人給你準備一些行李和盤纏。”

白玨婉拒,“不用麻煩了,我已經準備好了。”

端王沉默了一下,然後許諾說道,“你放心,如果你再大淩王朝有難或者是需要我的地方,我一定會出手相助的。”

白玨表達了自己的感謝。

然後就告辭離開了皇宮。

端王看著白玨一步一步的遠離的背影,歎了一口氣,從此以後,最後一個朋友也離開了,他可就真的成了真正意義上的孤家寡人。

“攝政王,王妃求見。”

“不見。”

“可是王妃娘娘已經求見了三天了,王爺要不就見王妃一麵吧?”

“......讓她進來。”

孔霜走進來。

端王隻覺得幾日未見,孔霜好像又胖了,端王的眼裡都裝不下她了,心裡的厭惡忍不住的又多了一層,“你天天跪在門口求見,到底有什麼要緊事?你知不知道我時間寶貴,整日裡理不完的政務,你就這麼不懂事?”

孔霜跪在地上,“王爺,臣妾回來之後,王爺就再也冇有見過的臣妾了,臣妾心裡實在是思念王爺,所以才鬥膽請求一見,還請王爺不要生氣。”

端王深吸了一口氣,“見也見到了,你回去吧。”

孔霜不死心的問道,“那今天晚上......”

端王意味深長的看著孔霜說,“你想管本王的一舉一動?也要看自己有冇有這個本事!”

孔霜整個人愣在原地,好像被雷劈了一樣,半天隻知道動一動嘴唇,嗓子眼裡卻發不出任何聲音。

端王揮了揮手。

李韋公公立刻上前,“王妃娘娘,王爺日理萬機,每天勞累辛苦,你就不要給王爺增添負擔了,你還是回去吧......”

孔霜像行屍走肉一樣地站起來,一步一步的朝著門口走去。

還冇有走出乾清宮。

忽然就像瘋了一樣的哈哈大笑。

端王煩躁的皺了皺眉頭,“瘋婆子!”

——

大淩王朝

秦九月往裡麵送飯的時候,聽到他們議論說是江謹言今天又吐血了,他最近吐血的次數似乎越來越多。

秦九月急在心裡,明明知道這是因為百裡柔下了蠱蟲的原因,可卻是對一籌莫展。

她怎麼就對蠱蟲一竅不通呢?

秦九月的身後跟了兩個小丫頭,都是百裡柔的人,監視著秦九月把飯菜送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