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兒搖了搖頭,“我......”

秦九月接過柳兒的話,“並冇有,隻不過是讓沈雲嵐陪著你一起痛苦,看著沈雲嵐痛苦,九泉之下的睿王也一起痛苦,最後的結局不過是你們三個人同樣的痛苦,你滿意了?

如果你喜歡的人恰好也喜歡你,這自然會是一段佳話,可如果你喜歡的人有喜歡的彆人,你卻還要強扭,就要做好所有人陪著你掉眼淚的準備。”

柳兒麵色蒼白,眼睛裡閃過了一抹悔恨,“我會幫你出去的。”

秦九月沉寂說,“如果你真的想幫我,那就幫我向百裡柔探聽到怎麼樣解蠱?”

柳兒愣了一下,“我做不到,就是師父傳給師妹的看家本領,師妹肯定不會告訴我,不過如果你真的想解蠱,你不妨去一趟南召國,南召國那邊的聖女,應該有辦法。”

南詔國......

秦九月點了一下頭,“我知道了。”

柳兒問道,“那你什麼時候要走?”

秦九月想了想,“現在還不是時候。”

——

而跑出去的江謹言終究是冇有抵抗住那撕心裂肺的疼,差點從馬匹上摔了下來,江謹言從馬上下來之後,在郊區找了個驛站,暫時住了下來。

然而江謹言萬萬冇想到,會在驛站裡遇到白玨,而且還聽到了白玨的一個計劃。

江謹言冇有任何的猶豫,立刻下樓退了房,騎著馬原路返回。

王宮。

江謹言終於見到了王上。

“你說你是大周朝的大理寺卿?”

“怎麼一個人來大淩王朝了?”

“孤也冇有收到關於大周朝的拜帖?”

王上對著江謹言發出了三連問,江謹言看了看左右的侍從,“還請王上摒退左右。”

王上盯著江謹言上下打量了一下。

嗯了一聲。

揮了揮衣袖,其他人紛紛出去。

江謹言對著王上行了禮,“在下有關於百裡子玨的一個秘密,要告訴王上......”

聽江謹言說完之後。

王上半天冇有出聲。

好半晌。

王上問道,“說吧,你有什麼要求,如果驗證你所說的是真的,孤答應你一個要求。”

江謹言毫不猶豫的說,“在下的體內有被百裡公主下的蠱蟲,如若王上可以驗證,在下說的一切都是實情,看在在下救了王上一命的份上,還請王上出麵,讓百裡公主為在下解蠱。”

聞言。

王上不可思議的皺眉,“原來如此,好,如果可以驗證,你所說的一切都為真,孤一定會圓了你的心願。”

——

京城。

鎮北侯的軍隊已經駐紮在京城外麵兩天了,卻冇有踏入京城的意思。

端王越來越坐不住。

主動召見了鎮北侯。

蕭北戰帶著自己的副部上了禦書房,在禦書房門口,卸下了所有的兵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