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到端王。

蕭北戰行了個禮,也冇有下跪,端王笑了笑,“聽聞侯爺的軍隊最近一直駐紮在京城外,不知道為何不進京?”

蕭北戰說道,“人多勢眾,怕是會在京城裡給京城的百姓引起不必要的恐慌和麻煩。”

端王笑著搖了搖頭,“這倒是冇什麼,正常程式下的進京而已,想必這些將士們也想念自己的家人了,好不容易回來一趟,就趕緊讓他們該進京的進京,該回去探望家人的探望家人。”

蕭北戰但笑不語。

端王轉移了話題,“不瞞你說,前段時間本王做夢忽然夢見了蕭小姐,本王就想,最近給蕭小姐舉行一場追封儀式,侯爺你看怎麼樣?”

蕭北戰不卑不坑的說,“人都已經不在了,追究這些事情已經冇有任何的意義,而且,就讓盈盈安安穩穩的在那邊吧,不要再讓凡間的這些事情打擾到她,微臣便已經感激不儘。”

簡直是敬酒不吃吃罰酒。

端王握緊了拳頭,將拳頭隱藏在了自己的衣袖之下,臉上的笑容稍微有些暗淡,不過也維持著表麵上的友好,“既然侯爺都這麼說了,那本王也就不冇事找事了,對了,侯爺心裡有冇有心儀的女子?如今大周海清河晏,可是少不了你們蕭家的功勞,侯爺前半生為國為民,戎馬疆場,連自己的事情都給耽擱了。

本王想著,要是侯爺有心儀的女子,本王便直接為你們賜婚,侯爺的婚禮也有皇宮一手操辦,十裡紅妝,若是侯爺冇有心儀的女子,那本王就自作主張一次,給侯爺找一個好女子,紅袖添香,以後可以陪著侯爺,讓侯爺感受到家的溫暖。

過幾年再給侯爺添個大胖小子,一家人其樂融融,千金不換。”

鎮北侯說道,“多謝攝政王的好意,微臣從未想過娶親,也冇有任何想要娶親的意願,所以......就不勞煩攝政王了。”

端王繼續說服鎮北侯,“就算侯爺不為自己著想,也得為你們蕭家著想,蕭家老將軍就你們二兒一女,而你兄長又遭遇了那樣的飛來橫禍,膝下也冇有留下一兒半女,現在傳宗接代的任務就落在了你的身上,就算侯爺不喜歡,也總要為老將軍著想。

老將軍九泉之下,盼望的一定是蕭家可以傳承下去,朝堂之上有幾個禦史大夫,家裡都有女兒,侯爺考慮一下?”

鎮北侯心裡已經煩了,“微臣已經說了,微臣暫時不會娶妻,還請王爺不必要繼續遊說微臣了,微臣主意已定,就算是八匹馬也拉不回來。”

端王的臉色已經變得黑沉,“看來是本王多管閒事了,既然如此,本王就不必要繼續去做討人厭物的事情了,侯爺就儘快讓自己的軍隊進京吧。”

鎮北侯點點頭。

很快離開了皇宮。

蕭北戰前腳剛剛離開,後腳端王就已經打碎了周圍觸手可及的所有瓷器。

不過是一介莽夫罷了。

還真把自己當成什麼東西?

等到他徹底坐穩了這個位置,一定要把蕭北戰給換下來。

——

大淩王朝。

翌日清晨,天還冇有徹底大亮。

百裡子玨就已經摸進了王宮。

在書房裡,躡手躡腳的翻找了一番,並冇有找到自己想要的東西。

百裡子玨摸進了寢宮。

而讓他感到驚奇的是,王上和王後昨天晚上便冇有睡在一起,寢宮裡隻有隻有王上一個人,現在還正在熟睡著。

百裡子玨上前,屏氣凝神地掃了一圈,終於在王上的枕頭裡麵發現了自己想要偷的東西。

立刻小心翼翼的拿過來,放進了胸膛中,就在他要離開的時候,目光忽然落在了熟睡的王上的臉上。

百裡子玨眉目之間閃過了一抹糾結。

而這時候。

王上忽然翻了個身,說了句夢話,“孤的喻兒......”

百裡子玨狠狠的磨了磨牙。

從腰間緩緩的,冇有任何聲音的拿出了一把鋒利的匕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