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瞬間的功夫。

李韋好像覺得自己像是溺水的人,德福公公是他的最後一顆稻草,可現在最後一棵稻草卻距離他越來越遠。

最後甚至已經消失在了他自己的視線之中,他的救命稻草冇有了,他的命也無法被救回來了。

李韋整個人癱軟在地上,像是一坨爛泥一樣,腦海中翻滾著,不停地浮現出之前所發生的一幕又一幕。

他讓乾爹給他跪下,磕一個頭換一塊肉......

事到如今。

李韋都不知道自己當初是怎麼做出那件事來。

是怎麼說出那句話來的?

這是他的乾爹啊。

從小對他那麼好。

把他當成親兒子一樣對待。

雖然有時候嚴厲了一些,做錯事情的時候也會捱打,可是......可憐天下父母心,這才說明乾爹一直把他當成親兒子看待。

可自己都做了什麼?

自己把乾爹的尊尊教誨,當成了乾爹奴役自己的藉口,自己把乾爹對自己的好,全部當成了驢肝肺,他壞掉了乾爹所有的信任,也壞掉了自己的良心,更壞掉了,乾爹對自己這麼多年的栽培。

李韋跪在地上,雙手開弓的打自己巴掌,“乾爹啊,我真的錯了,是我對不住你,是我罪該萬死,我知道,我不應該祈求你的原諒,我知道我死有餘辜。

我知道我對乾爹做了那些事情大逆不道,應該被天打雷劈,但是乾爹,兒子還想求你......求你在我死以後,能不能給我......能不能給我收個屍啊......兒子不想做孤魂野鬼,兒子不想死了,最後連個家也冇有......”

德福公公的腳步停頓下來。

他微微的抬起臉。

兩行清淚順著皺紋遍佈的臉龐滑下來,“李韋,如果我冇有熬過來,你也大概率......不會去替我收屍吧?我捫心自問,這輩子從未對不住你過,可是你對我做的事情,讓我徹徹底底的明白了一件事情,禽獸的心是永遠捂不熱的。

哪怕我餵你吃我的肉,喝我的血,你該怎麼恨我的還是怎麼恨我,因為你不是人!”

德福公公早已經看開了,自己本來就是無根之人,自己本來就是一個公公,為什麼非要執著於有一個不屬於自己血脈的後代?甚至自己還差點喪生在了這個所謂的後代的手上,在他手上甚至受儘了屈辱。

公公就是公公。

既然選擇了進宮。

在餓死和斷根之中選擇了斷根,就相當於放棄了自己繼承後代的權利,既然是自己主動放棄,後麵就不應該執著。

哪有什麼兩全其美,魚和熊掌可以兼得的事情?

德福公公揮了揮手,“再見了,希望下輩子,再也不會遇到你這樣的人了。”

德福公公說完之後。

頭也不回大步流星的一步一步走了出去。

而去到了另一處的監牢。

見到了被關在監牢裡的蕭北戰和蕭南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