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秦九月又讓他們主動輸掉,多多少少有些不太好,所以秦九月隻好自己上陣,如果自己輸掉,對方也隻是會笑話秦九月技不如人而已。

秦九月站起來,“我來。”

對方依舊是一個年輕男人。

兩人走到了靶子場的中間。

年輕男人對著秦九月作揖,“江夫人,承讓承讓,那我就不客氣了。”

秦九月微微一笑,拿起了自己的弓箭,走到了指定的站點。

很快。

年輕男人站在了距離秦九月身側三步遠的地方。

兩個人正前方十幾米遠的地方,出現了靶子。

兩人你來我往,秦九月即便要輸,也不會輸的難看,所以第一局的時候,秦九月以最後的總成績比對方多了一環而險勝。

第二輪是活靶子。

對方又換了一個人。

秦九月站在原地,聚精會神的看著靶子在麵前轉來轉去,她搭弓射箭,一下兩下都是,正中靶心......

對方看到秦九月每次都這麼精準,心裡已經有些穩不住了,心裡穩不住,腳步就開始亂。

秦九月見狀。

最後一支箭,搭上去的時候,手指微微鬆開,直接射在了自己腳下的土地上。

這一個變故讓其他不明真相的所有人都有些扼腕歎息。

明明隻要這一箭和之前的其他一樣,秦九月這邊就可以贏了。

不過不支援秦九月的這一邊的所有人都感覺到了興奮,也感覺到了成功正在隱隱約約的試探,並不像之前那樣,完全是憑藉著背水一戰的最後希望。

讓所有人都冇想到的是這樣的小變故也出現在了第三局中。

明明所有人都以為秦九月已經穩操勝券了,可偏偏就在最後一箭,曆史彷彿重演,出現了一模一樣的問題。

自然......

秦九月徹底的輸掉了第四輪。

現在的比分從二比一拉成了二比二,成了平手。

最後的一局比賽,關乎這場比試的最後結果。

氣氛逐漸的開始緊張了起來。

皇上扭頭問平西侯,“最後一輪比賽比賽的是什麼?”

平西侯搖了搖頭,“現在目前還不知道。”

皇上輕輕的點點頭,“你說,秦九月會贏嗎?”

平西侯默了默,“微臣原本以為,第四輪就可以定勝負,但是冇想到......”

皇上反問道,“你的意思是冇想到會出現兩個小意外?”

平西侯嗯了一聲。

皇上哈哈一笑,“你以為意外都會有那麼巧合嗎?一次意外說是意外有人信,兩次一模一樣的意外說是巧合,倒不如說是有人故意為之,你就瞧瞧吧,瞧這最後一局到底比什麼,就能明白為什麼會故意輸掉的這一份苦心了。”

聞言。

平西侯不敢置信的反問道,“皇上的意思是說剛剛九月是故意輸掉的?就是為了讓第五輪比賽可以繼續進行?”

皇上意味深長的說道,“十之**。”

平西侯的目光落在了遠處的秦九月的身上,心裡倒是擰了一把汗,也不知道秦九月的第五輪比賽到底要比什麼?

這樣的情況下,秦九月除非第五輪比賽一定會勝利,不過......

平西侯又莫名其妙的對秦九月充滿著信任感。

好像......

不管秦九月做什麼樣的決定,哪怕是十分荒謬的,平西侯都覺得她做任何決定都有自己的道理。

在短暫的休息結束之後。

最後一輪比賽——也是關乎最後的勝利的一場比賽,終於拉開了帷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