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明珠有些氣惱。

她明明一本正經的在和蕭北戰說著最認真的事情,甚至說話的時候心裡還是隱隱約約的,有些發疼的。

可是冇想到蕭北戰就像開玩笑一樣。

這怎麼能讓明珠開心?

明珠握緊了拳頭,“你笑什麼?”

蕭北戰的笑聲停住,不過雙手握住了明珠的手,輕輕地撫摸著明珠虎口上的繭子。

歎了一口氣。

喑啞的聲音低低的說道,“不能生孩子又怎麼了?剛剛我都是開玩笑,我家裡,有冇有皇位需要繼承,有冇有子嗣也冇有那麼重要,要是你不喜歡孩子,那剛剛好,若是你喜歡孩子,我聽說你不是在江家收養了一個養子嗎?我們就把他當兒子,你要是還想要女兒,我們就再去鄉下收養一個女兒,讓你兒女雙全,還不用鬼門關上走一圈兒。”

明珠呸了一聲,“也就現在說的好聽,若是真的成親,以後全變了。”

蕭北戰趕緊輕輕的捏了捏明珠的手,迫不及待的說道,“我向你發誓,一定不會變的,假如將來變了,你隨時隨地把我休掉,這樣可好?”

明珠沉默。

蕭北戰繼續說,“你放心,你嫁給我之後,絕對不會一輩子呆在邊疆,你要是想在京城住,那就繼續住在京城,我逢年過節的就回來看你,你要是對邊疆感興趣,也可以一年去那邊住上兩三個月,你給我幾年的時間,等到後輩們崛起了,我便可以調回到京城來做京官兒。”

蕭北戰來之前把明珠所有的顧慮和可能拒絕所用的理由都想好了,也都給自己留了後手。

所以現在明珠根本不知道用什麼樣的藉口拒絕了,“我配不上你。”

蕭北戰被氣笑了,“什麼配得上配不上?大家都是人,長著一個腦袋兩條腿,你是覺得我比彆人多長一個腦袋?所以你覺得你配不上我?”

明珠推了他一把,“你明明知道我說的是什麼意思,彆曲解我的意思。”

蕭北戰說,“配得上配不上不是彆人說了算,我配得上配不上你是你說了算,而你配得上配不上我是我說了算。”

明珠的心裡亂糟糟的,“我現在不知道該怎麼給你答覆。”

蕭北戰說,“沒關係,我在京城還能再待一個月,我給你半個月的時間好好考慮,明珠,我已經等了你這麼多年了,彆讓我繼續等下去了,當初你離開的那段時間,我都不知道我是怎麼堅持下來的,我現在也不年輕了,我已經遺憾了這麼多年,當初讓你逃跑,人生短短幾十載,我是真的不想後半輩子也一直活在遺憾當中了,你是我認準的媳婦兒,不管你嫁不嫁給我,在我心裡你都是我唯一的媳婦兒。”

明珠吸了吸鼻子,“你彆說了,我現在心裡很亂,你讓我靜一靜。”

蕭北戰點點頭。

輕輕的拍了拍明珠的手背,“那我不煩你了,我先回去了。”

等到蕭北戰離開。

三寶和小姝兒探頭探腦的跑了進來。

小姝兒大聲問道,“明珠姨母,你是要嫁給蕭大將軍了嗎?等你們成親的時候,我可以和大人坐在一起嗎?”

明珠冷不丁地被小傢夥的一句話說的麵紅耳赤,“不要胡說八道,小心我打你屁股!”

三寶說,“小妹你彆說了,明珠姨母都要害羞了,新娘子都是這樣,很容易臉紅的。”

明珠簡直一言難儘。

小姝兒在原地跑著轉圈圈,“明珠姨母,大將軍是個好人,你就嫁給他吧!”

三寶嗯嗯點頭,“我也覺得大將軍是好人,姨母,大將軍是大英雄,你要是拒絕了大英雄,你以後肯定會後悔的!”

兩個小傢夥煞有介事。

明珠乾脆站起來,把兩個小傢夥趕了出去,“走走走,走走走,你們兩個人今天不去學堂了嗎?小心我和你們孃親告狀,說你們又遲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