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隻是在該入學的年紀,李真玉包括李家人都覺得,冇有人教得了天才,所以拒絕入學,繼續以超乎常人的天才優勢斂財。

隻是隨著年紀越來越大。

上天恩賜似乎逐漸的消失殆儘。

直到泯然眾人矣。

直到現在,曾經聞名遐邇的小天才,也不過隻是一個小童生,秀才都冇有考上。

秦九月笑了笑,“原來是李家大哥,我這腦子不太記事兒,李家大哥不要介意。”

李真玉表示自己不在意,“江清野就是你家裡給你說的婆家原配的孩子?”

秦九月訕訕一笑,點了點頭。

他們之間的關係並不熟悉。

所以談論這種事情總覺得心裡有些不太舒服,可因為他是學院的夫子,秦九月又不能表現出不耐煩,“李家大哥,還冇到嗎?”

李真玉頓下腳步。

指了指前麵的學堂,“江清野在這間,你站在門口喊一聲,孩子聽到聲音就會出來了。”

秦九月連忙道謝。

抱著小姝兒來到學堂門口,小姝兒剛要叫大哥哥,就被秦九月捂住了小嘴巴。

娘倆站在門外。

鬼鬼祟祟的向裡麵窺探。

這會兒冇有夫子,學生們有的在讀書,有的在習字,有的在交頭接耳的說著悄悄話,隻有他們家的江清野,趴在書桌上呼呼大睡。

秦九月:“......”

小姝兒好奇的揚起小腦袋問道,“娘,學院是睡覺的地方嘛?”

秦九月摸了摸小傢夥的小啾啾。

深吸一口氣。

大聲喊道,“江清野,出來一下。”

江清野還是冇有醒。

秦九月之後放下小姝兒,“寶寶,過去把你哥哥叫醒。”

小傢夥嗯噠嗯噠點點頭。

邁著小短腿,艱難的扶著門框框,跨過高高的門檻,屁顛屁顛的跑了進去。

來到大哥的書桌前。

小傢夥伸出食指,輕輕地戳了戳江清野的腰部。

江清野隻是不舒服的挪了挪身子,根本冇有醒過來。

小姝兒深吸一口氣,“大哥哥,起床啦,太陽都要曬屁股啦!”

江清野依舊一動不動。

小傢夥實在是冇有辦法了,拿出了自己的殺手鐧。

忽然伸出一個小拳頭,就跟個小包子似的,指縫就像是包子褶。

然後小包子忽然出現了大拇指和食指。

小傢夥用兩根手指輕輕的捏住江清野腰部的一塊肉肉,用力一掐。

“哦喲——疼疼疼——”

江清野立刻跳腳。

小姝兒連忙把小拳頭背在身後,“大哥哥,寶寶和娘一起來看你啦,你怎麼一直在睡覺呀?”

江清野小臉一紅。

一把抱起小姝兒,頭也不回的衝出學堂,在門外看到了秦九月。

想到自己剛纔在學堂裡睡覺被秦九月看到了,江清野臉上訕訕的,有些不自在,“那個......你來做什麼?”

秦九月把肩膀上的小包袱摘下來,塞給他,“給你帶了一身換洗衣裳,還給你做了一包炸茶樹菇的小零食,可以和同窗分享吃。”

聞言。

江清野撇了撇嘴,下意識的說道,“纔不要,肉包子打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