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九月第一時間就準確的捕捉到了江清野語氣裡的資訊。

她疑惑地看著江清野。

忍不住問道,“是和同窗之間有矛盾嗎?”

江清野放下小姝兒,把包袱抱在懷裡,皺著眉頭說,“你彆管了,冇什麼事,就是我不愛跟他們玩而已,道不同,不相為謀!”

秦九月想要抬手擼一把江清野的腦袋,卻被江清野偏頭躲了過去。

江清野氣哼哼的說,“你這個女人......你不知道男人頭,女人腳摸不得的嗎?”

秦九月冷哼一聲,“我是你娘,怎麼還摸不到你的腦袋了?”

江清野不服輸的辯解,“你是後孃。”

秦九月雙手一叉腰,“老孃告訴你,後孃也是娘!”

江清野被噎了一下,“不跟你爭了。”

頓了頓。

小少年臉上露出一分不自在,輕輕咳嗽一聲,澄澈目光隨意的轉來轉去,忍不住說道,“那個什麼......你以後不用特意來給我送東西了,家裡距離鎮上那麼遠,瞎跑啥呀?吃飽了撐的!”

秦九月高冷的哦了一聲。

然後告訴江清野說,“我隻是來鎮子上結賬的,來給你送東西完全隻是順路,彆誤會哈。”

江清野:“......”

氣的想跺腳。

秦九月心裡忍不住笑,不再故意和江清野唱反調,囑咐說,“包袱裡麵給你放了點碎銀子,我也不知道讀書需要什麼,不過我覺得什麼筆墨紙硯肯定得有吧,你自己缺什麼買什麼,如果不夠可以先找夫子借,等休沐之後就會還上。”

江清野點了點頭,“知道了。”

秦九月又問道,“你現在的夫子是誰?”

江清野好好的想了想,“上課最多的好像是一位姓鐘的夫子。”

秦九月:“叫什麼名字?”

江清野無奈的聳了聳肩膀,“我哪裡知道啊,第一堂課他介紹自己的時候,我不小心睡著了。”

秦九月扯了扯,嘴角硬生生的扯出一抹笑,“你真棒!”

江清野自然聽得出來這是反諷,“切。”

說曹操,曹操到。

江清野眼睛一亮。

立刻把鐘子義拉過來,“這位就是鐘夫子。”

秦九月看到來人。

立刻想到,見過。

之前來學堂為老大谘詢的時候,遇到的就是這位鐘夫子。

鐘子義儒雅一笑,“來給孩子送東西?”

秦九月眉眼彎彎的笑了笑,“鐘夫子,我來給孩子送換洗衣裳。”

鐘夫子嗯了一聲。

秦九月像是諸多正常家長一樣,下意識的問道,“夫子,我們家小孩兒在學堂表現如何?”

鐘子義笑著看了看江清野。

然後看著秦九月說,“清野這孩子......也還不錯,很有自己的見解和想法。”

秦九月摸了摸耳朵,總覺得夫子這話不太像是誇獎,“夫子,日後我們家小孩還請你多多管教。”

鐘子義摸了摸江清野的腦袋,“這是自然,我的學生,我自然要負責。”

又簡單的說了幾句話,江清野就催促,“你肯定還要帶著小妹去逛逛街買東西,眼看著時候不早了,你們趕緊去吧,彆在這裡耽誤了時間,省得還要讓郭爺爺等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