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九月:“???”

這是在自......自自自殺?!

秦九月輕輕咳嗽一聲,那邊兩個小傢夥同時看過來,兩雙晶瑩剔透的大眼睛像是冇有汙垢的琉璃一般璀璨,不經世俗的汙染乾淨又通靈。

下一瞬。

小姝兒眼睛彎彎起來,笑意盈盈的叫娘,三寶的眼角和嘴角同時耷拉下去,悶悶不樂的低頭。

秦九月幾步走上前。

一把拉起三寶,“嗬!你是受到什麼挫折?不想活了?”

三寶站起來。

從秦九月的手裡抽出自己的小手,眼睛裡透出一分恐懼,“我覺得被你打死還不如我自己死。”

秦九月笑出聲,“我為什麼要打死你?”

三寶偷偷的瞅了秦九月一眼,“因為......”

一瞬間,對秦九月的恐懼和對死亡的恐懼一股腦的湧上來,三寶哇的一聲就哭了。

一邊哭一邊說,“我......我......我打碎了盛豬油渣的盤子,豬油渣都掉到地上了,嗚嗚嗚弄臟了好多,都被二毛他們撿起來給吃了,你肯定要打死我的嗚嗚嗚......你打人太疼了......”

秦九月:“......”

不敢置信的指著地上的小坑,“所以你就想要把自己活埋?”

三寶一邊哭的抽噎,上氣不接下氣,一邊用力的點點小腦袋。

這簡直了。

秦九月扶額,哭笑不得。

她拉過三寶,幫他拍了拍後背,“彆哭了。”

三寶一抽一抽的,“收......收......不回......去了......”

小姝兒也走過來,用小手輕輕的給小哥哥順著胸脯。

秦九月笑著說道,“就這麼肯定我會打死你啊?”

三寶說不出話來,隻能點點頭。

秦九月歎息,“三寶,以前是我不好,我不應該總是對你們打罵,以後我不會這樣對你們了,所以,你們可以嘗試著不用這麼怕我。

另外,你們現在都是小孩子,連大人都會犯錯,更何況是小孩子,隻要你們可以承認自己的錯誤,並且加以改正,我都是可以原諒你們的。”

秦九月說的懇切。

三寶有些想信,“真......真的嘛?”

秦九月用力的點頭。

三寶吸了吸鼻子,深吸一口氣,“你......發誓......”

秦九月隻好舉起手。

三根手指在太陽穴附近,“我發誓,我以後絕對不會隨便打罵三寶和小姝兒......”

三寶擦擦眼淚,很嚴謹的說道,“還有大哥二哥和奶奶。”

秦九月心裡失笑。

隻好重新說,“我發誓,我以後絕對不會隨便打罵家裡的所有人,若有違背天打雷劈。”

三寶張了張嘴,打了個哭嗝,“嗝......”

秦九月忍住笑。

等他開口。

三寶伸出一根手指,斷斷續續的強調說道,“那我就相信你一次吧,就一次。”

秦九月捏了捏他紅彤彤的小鼻子,“好,那現在是不是可以回家了?”

三寶點點頭。

秦九月從地上撿起兩把小鋤頭,握在一隻手裡,用一隻手牽著小姝兒。

家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