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深人靜,寒冬臘月,路上根本冇有幾個行人。

秦九月深吸一口氣,正在思考要怎麼樣才能利用槓桿原理把把車轍杠上來的時候,身邊忽然傳來了跑馬的腳步聲。

黑暗中。

隻聽到一聲“籲”,緊接著是馬兒停下奔跑的鳴叫。

一匹馬一個人停在了她們身邊。

藉著微弱的星光。

秦九月看清楚了男人的長相。

正是今日早晨在餛飩攤上和她們拚桌的男人。

男人下了馬。

低聲沉沉的問道,“需要幫忙嗎?”

秦九月點點頭,“大哥,麻煩你一下,我們的車轍陷進坑裡了。”

男人過去看了看。

蹲下敲了敲冰麵。

迅速說道,“先把驢車上的貨物卸下來,冰麵很脆,不知道多大多深,萬一很深,會把驢車整個綴進去的。”

秦九月忙點點頭。

三人趕緊把驢車的東西全部卸下來。

卸到一半的時候,男人說道,“差不多了,你們一個人前麵牽著毛驢,留下一個跟我一同在後麵推,應該可以推出去。”

江麥芽連忙走到車後,說道,“嫂子,你去牽吧。”

秦九月擼起袖子,“你去,我推。”

江麥芽不動,“嫂子你去。”

男人看著好笑。

提醒了一句,“若是毛驢拉不動,尥了蹶子,前麵的人危險。”

聞言。

江麥芽忙說,“那我去。”

秦九月已經走到前麵,“你老實幫著這位好心大哥推。”

江麥芽擔心毛驢會尥蹶子。

男人笑了笑,“你再不動手,毛驢真該尥蹶子了。”

江麥芽嚇了一跳。

趕緊上手。

男人歪頭和秦九月說,“開始了。”

秦九月嗯了一聲。

三人合力,費儘九牛二虎之力的,終於把驢車推了上去,小毛驢也累得直喘粗氣,等到自由以後,顛顛的跑了兩步。

秦九月雙手叉腰走過來。

看了看這罪魁禍首,踩了踩冰圈,“淩晨來的時候還冇有。”

男人提醒說,“你們來的時候空著車,又凍了一晚上,自然是結結實實如履平地,而現在你們車上貨物太多,白日較之夜裡,天暖些的,冰自然有融化的跡象,自然而然就破冰了,很正常。”

秦九月嗯了一聲,連忙說道,“多謝大哥出手相救。”

男人擺擺手,“舉手之勞。”

說著。

男人又幫忙把卸下來的貨物搬上去,“你們快走吧。”

江麥芽路過他身邊,腳下踩了冰,忽然滑了下。

男人下意識抬起手。

扶住江麥芽的手臂,粗聲粗氣的說,“小娘子小心。”

江麥芽臉一紅,趕緊道謝。

秦九月和江麥芽上了車,“大哥,多謝,有緣再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