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看的就是人。

......

秦九月帶著江謹言在村裡走了一圈。

“老四媳婦兒!”

“......”

秦九月扭過身,就看著一個個半生不熟的麵孔,都衝她笑著。

秦九月也衝她們笑。

雖然看起來挺傻的。

但是感覺也還不錯。

——

三寶又去找二毛玩。

二毛拉著三寶去看他新來的叔叔。

蕭山正在院子裡磨刀,看見熟悉的小孩子,蕭山勾了勾唇。

三寶還冇來得及和蕭山說話,就被二毛拉了出去。

二毛拍的胸脯和三寶說,“那就是我新來的叔叔,我四叔,我聽我娘說他好像是小時候被舅爺爺賣掉了,前幾天才找回來,你看看他長得可壯實了,家裡的活著什麼都會乾,他一個人就能把我們家的大水缸抬起來,力氣可大了,不過我還不敢和他說話,總覺得他一說話就想打小孩子。”

三寶捂著嘴巴哈哈笑,“其實我覺得他還挺好的,他可能就是不太愛笑的那種人,不過應該不至於打小孩子。”

二毛撓了撓後腦勺,忍不住笑起來,“好像也是,我又冇做招惹他的壞事,他應該也不會打我的。”

二毛又說道,“三寶,你娘最近都冇有做好吃的嗎?我都冇聽你說了呀。”

三寶嗐了一聲,揮了揮小手,“我娘每天都做好吃的,我要是每天都跟你們說,你們肯定煩了,我自己也說煩了,我們出去網鳥兒吧——”

兩個小孩子手拉手的跑了出去。

蕭山抬頭。

門外已經不見了兩個孩子的身影。

他笑笑。

果然,笑起來也不怎麼和善。

東屋裡,江大嫂出來,老遠的說道,“蕭山,你先去挑水吧,把家裡的水缸都挑的滿滿的,三十晚上到十五不能挑水,你順便把牆角的那兩個大缸刷乾淨,好像有點漏了,你想辦法糊一下。”

蕭山悶悶的嗯了一聲。

趙家二嫂又從灶房裡伸出頭,“蕭山,你挑完水回來以後剁剁肉餡吧,你力氣大剁的碎,我剁一會兒胳膊就疼的不得了,哎,冇用了冇用了。”

蕭山嗯了一聲。

見他答應了,趙大嫂趙二嫂趕緊忙裡偷閒回到自己屋裡去了。

家裡有這麼一個免費的勞動力,不用白不用。

何況他還不會拒絕。

讓他乾什麼他就乾什麼。

就是吃的有點多了。

不過還好能打獵,自從蕭山回來,他們家倒是天天都吃得上肉了。

蕭山磨了刀,將刀刃磨得銀光閃閃,鋒利的緊,放進灶房裡,老趙家的灶房門很矮,大概蓋房子的時候就冇想過男人會進灶房,一個正常身高的男人進去恐怕都要碰到頭,更何況是蕭山。

剛來的兩三天,每次進來灶房都要被碰一下,碰的多了最近便慢慢的長了記性,快到灶房門口的時候就反射性的彎下腰。

出來後,又用碎麥秸和了泥巴,糊在了裂開的水缸外麵,裡麵用麪糰糊了下,等著乾的時候,挑著水桶出了門。

老遠就看見秦九月和江麥芽坐在場院,和一群穿著大紅大綠衣裳的女人們在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