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寶和小姝兒正在門外放小鞭炮。

看到原來的家裡躥升起了火苗子,那一道火蛇像是瘋了一樣,直直的竄到天上,發出劈裡啪啦的聲音,什麼東西被燒焦的味道傳了過來。

三寶睜大眼睛,“小妹,你看那裡是不是走水啦?”

小姝兒看了一眼後,就嚇得用兩隻小手捂著眼睛跑回了家,一溜煙的跑到了東屋,踩著小板凳上了炕,窩在了炕角裡,不肯出來。

江清曠笑著問,“小妹,你這是怎麼了?是不是三哥欺負你了?”

小姝兒抿著小嘴巴用力搖頭,“太......太可怕啦——”

三寶跑進院子大聲喊,“奶奶,爹孃,姑姑,大哥,二哥,我們原來住的老宅走水啦,火燒的可大了,都快要燒到天上了!”

秦九月拿著鍋鏟從灶房裡出來。

把鍋鏟往三寶的懷裡一塞,“你拿著鏟子,我去看看。”

走到自家門口。

遠遠的望去。

村裡已經有人來幫忙了。

一桶一桶的水紛紛的往老江家裡送,隔壁的老王家王老漢帶著自家的兩個兒子也在幫忙。

宋秀蓮這時候也跑了出來。

看到這一幕。

眼眶就紅了。

迫不及待就要往前跑,“那可是你爹的老宅子......不行......”

被秦九月拉住手腕。

宋秀蓮看著九月,哀求說道,“九月,你就讓娘去,那是你爹生活了一輩子的老宅子,雖然娘不在那裡住了,可娘每天出來往那看一眼,就像看見你爹了似的,要是宅子錢冇了,你爹就冇了......”

說著,宋秀蓮的眼淚嘩嘩落下。

秦九月談了一口氣,拿出手帕給她擦了擦眼淚,“娘,你看看現在救火的都是年輕後生,你過去隻能添亂,火勢的範圍不大,很快就能控製住的,爹肯定不願意看見你去冒險,萬一你有個三長兩短,爹肯定會難過心疼的。”

宋秀蓮被秦九月說服了。

她不非要往前衝了,可還是站在原地,兩隻手緊緊的捏在一起,目光一眨不眨地盯著遠處的火苗,嘴裡念唸叨叨地禱告著。

婆媳倆一直看著,等到火勢被控製住了,漸漸的有了熄滅的勢頭,秦九月才陪著宋秀蓮走過去。

參與到救火中的村長,已經累得氣喘籲籲,靠著門外的一棵大槐樹,彎著腰,雙手按在膝蓋上,不停的喘著粗氣。

秦九月走過去問道,“村長,這是怎麼回事?怎麼突然走水了?”

村長揮揮手,“彆提了。”

等他呼吸逐漸均勻之後,和秦九月說,“大過年的,你那大嫂子和二嫂子兩個人,誰也不肯做飯,江老大和江老二冇法子,兄弟倆去做飯,這可是大姑娘上花轎,頭一回的事兒,兩人一不小心就把灶房給燒了。”

秦九月:“......”

火全部熄滅之後,救火的年輕人都聚集在一起,江大嫂江二嫂分彆抱著自家的孩子低聲在哭。

村長走到中間,“大過年的,麻煩大家了。”

王安說道,“這有啥,都是鄰裡鄰居的,說什麼麻煩不麻煩?”

村長看了一眼江大嫂和江二嫂,意味深長的說道,“家有賢妻萬事興!老大老二,今兒除夕夜,大過年的你們也不能餓著肚子,你們兩家六口人跟著我去我們家過年吧。”

江老大的餘光偷偷的撇了秦九月一眼,“村長,這不太好吧......”

村長歎了一口氣,“這有啥?我作為村長,不能眼睜睜的看著你們兩家六口人守著燒燬的灶房喝西北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