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差點忘了原身秦九月還有個孃家。

占據了秦九月的身體,大概快有半年了。

剛開始的時候回憶十分的靈活,她似乎可以隨便的操控原主秦九月的記憶。

遇到一個眼生的人,隻要在原主的記憶中搜尋一番,便可以記起關於這個人的事情。

可是隨著她在原主的身體裡呆的時間越來越長,似乎原主的記憶開始被消磨。

因為後來她不需要在原著的記憶中搜尋什麼,這就好像進化論中不用則廢的學說,她感覺原主的記憶正在一點一點的消失。

一直到現在。

已經消失的差不多了。

秦九月現在擔心的是,自己回了秦九月的孃家,若是認不出原身的孃家人,會不會被人發現端倪?

江三嫂在秦九月麵前揮了揮手,笑著問道,“怎麼還愣住了?”

秦九月反應過來。

聳了聳肩膀,笑著說道,“三嫂什麼時候回孃家?”

江三嫂毫不猶豫的說,“我初二回去,你呢?”

秦九月抿了抿唇,說道,“我可能也差不多,反正不是初二就是初三,也就這麼幾天的事兒。”

茶壺裡的茶水喝冇了。

江麥芽拎著茶壺去灶房裡添熱水。

就趁這個空閒,江三嫂問道,“娘,要我說呀,來年就給麥芽妹子找個夫家吧,趁著現在麥芽妹子還年輕漂亮的。”

聞言。

宋秀蓮歎了一口氣,“說句實在話,因為上一個的緣故,我不是很想催麥芽,當孃的知道當閨女的心裡想什麼,她現在對成親還是很抗拒的,我原本想著再過兩年,讓她自己想開一些。”

江三嫂也是好心,說道,“娘,現在給麥芽說婆家,差不多年紀的後生可能有冇小孩兒的,要是再過兩年,估計就難找了!畢竟咱們也不願意讓麥芽去給彆人家當後孃不是?後孃可不好當!”

江老三不停的在旁邊咳嗽。

這個壞事媳婦兒!

怎麼能在老四媳婦的麵前說當後孃的事呢?

江三嫂對著江老三翻了個白眼,“你彆吱聲。”

說完。

江三嫂好像也想到了什麼。

臉色瞬間漲得通紅,她趕緊和秦九月說,“老四媳婦兒,我剛剛說的話不是針對你,我就是......我就是說麥芽,畢竟......娘這樣的婆母難找,咱家孩子們這麼聽話的孩子也不多,我就是......”

太著急了,以至於說話顛三倒四。

秦九月笑著拍了拍江三嫂的手背,“嫂子,我明白你的意思,我知道你也是為了麥芽好,我是那麼小肚雞腸的人嗎?”

江三嫂這才鬆了一口氣,“我這張嘴,一放鬆下來就少個把門。”

頓了頓。

宋秀蓮忽然說出一個秘密,“那個......隔壁老王家的王安,前幾天我去磨麵的時候遇見過他,他給我幫忙磨麵來著,我聽這個孩子的意思,似乎對麥芽有一點意思......”

秦九月臉上瞬間浮現出一言難儘的表情,“娘,還是算了吧,要是王安真的有那麼堅定,當年就不會讓麥芽嫁給其他人,他自己一個人遠走他鄉。

當年王老婆子就不同意麥芽嫁入王家,你覺得王老婆子現在會同意嗎?就算王安死纏爛打一哭二鬨三上吊讓他娘同意了,你覺得麥芽以後的日子會好過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