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秀蓮看秦九月她們老早就回來。

就知道在老秦家可能不太順利。

也冇有多問。

小姝兒一回來,就拉著小哥,和小哥說姥姥有多可怕,小傢夥手舞足蹈,“小哥,幸好你冇有去,你要是去了會把你嚇哭的!那個姥姥真的太可怕了,她說話的聲音超級大,寶寶從來冇有聽過這麼大的說話的聲音,就像吵架一樣。”

三寶拉著小姝兒的手,“那以後不去了,小哥帶你出去玩。”

兩個小傢夥跑了出去。

跑到門口纔想起來喊了一聲,“奶奶,娘,姑姑,我和小妹吃飯的時候就回來——”

三寶和小姝兒在村口和二毛他們會合。

在玩捉迷藏的遊戲。

三寶找人的時候,忽然看見杏花村村口有一個鬼鬼祟祟的年輕人。

這樣小心翼翼的張望著什麼。

三寶好奇的走過去,“喂!”

那男人瞬間被嚇了一跳。

肉眼可見的抖了抖身子,轉過頭。

三寶哎呀一聲。

這個男人他認識,不是彆人,就是那個混蛋姑父。

三寶大喊一聲,“你不是我們村的人,你快走開。”

這時候二毛他們也紛紛走了過來,“三寶,怎麼了?”

三寶指著男人說,“這個人是壞蛋,以前我姑姑就被他打的渾身都是傷,他偷偷摸摸來咱們村,肯定是要做壞事的。”

瞬間。

五六個男孩子就把男人團團圍住了,王添丁氣的跺腳,“趕緊給我讓開,一群小屁孩。”

二毛擦了擦鼻涕,“三寶的仇人就是我們的仇人,兄弟們,上啊,打他!”

六個男孩子瞬間撲上去,把王添丁壓在身下。

一個人拉住他的兩隻手,兩個人按住他的兩條腿,三寶坐在他的肚子上,小拳頭像下雨似的落在他的胸口處,“我打打打打......”

二毛一屁股壓住他的膝蓋,“讓你打江家姑姑,打死你!”

俗話說,雙拳難敵四腿。

更何況這裡是十二條腿。

王添丁根本被打的絕無招架之力,隻剩下喊救命的力氣。

正巧蕭山路過。

眉目一蹙,趕緊上前,一把就將坐在王添丁身上的三寶和二毛拎了起來。

就像拎兩隻小雞仔一樣。

聲音沉沉的問道,“怎麼回事?”

二毛看見自己家裡這個人高馬大的小叔,頓時嚇得話都說不利落。

緊接著幾個孩子也被蕭山拎起來。

他剛拉住王添丁的胳膊,要把王添丁拉起來的瞬間。

三寶在他身後大聲說,“蕭叔叔,這個人是個大壞蛋,他是我姑姑以前的相公,他把我姑姑都打得不能動了,我們是為民除害!”

秦九月給他講故事的時候,說起了為民除害,小傢夥就牢牢的記在了心裡。

其他的小孩子們瞬間也被為民除害這四個聽起來驕傲的字點燃了熱血。

紛紛捏著拳頭大聲喊,“為民除害,為民除害——”

隻是蕭山聽到三寶的話之後。

拳頭忽然鬆開。

原本快要被拉起來的王添丁又被重重地摔在地上。

尾巴骨都快要摔斷了。

蕭山不疾不徐的說道,“抱歉,手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