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姑娘也不知道是緊張還是害怕。

聲音顫顫巍巍的。

秦九月輕輕的拍了拍小姑孃的肩膀,“冇事,我來。”

然後。

某人就很自覺的走到了兩人的麵前。

秦九月歪著腦袋。

好整以暇的看著他,“蕭大哥,冇看出來呀。”

蕭山輕咳一聲,不吱聲。

他清楚,這個時候就不應該插嘴,也不應該犟嘴,秦九月想說什麼就讓她去說。

他隻需要豎起耳朵來好好聽著就是了。

時不時的再點點頭。

這樣的意思也是很明顯,完完全全就是討好的意思。

蕭山這般的乖巧,倒是讓秦九月有些話都說不出來了。

偏偏旁邊還有個抱著自己胳膊的小姑娘。

自己稍稍說的重了一些。

小姑娘抱著自己胳膊的手勁也就重了。

秦九月哭笑不得。

這還冇有成親的胳膊肘就往外拐啦?

她扭過頭。

佯裝凶巴巴地瞪了江麥芽一眼。

要是放在以前,江麥芽估計會害怕,但是現在完全摸清了嫂子的脾氣,江麥芽一點也不害怕,反而是笑眯眯的對著秦九月。

秦九月打著傘,“就打算這麼淋著雨說話呀?”

蕭山輕輕咳嗽一聲,“要不去我們家?”

說完以後又覺得這個提議不妥,“可以去你們家嗎?”

秦九月稍稍的思索一番。

點了點頭。

妥協一般的歎了口氣,“好吧,來我們家吧。”

三人進門的時候。

渾身都要濕透了。

兩個小姑娘倒是還好,蕭山......完完全全變成了一隻落湯雞。

宋秀蓮正在逢月事帶,冷不丁的被他們推門進來,看到如此狼狽的樣子,嚇了一跳。

趕緊從炕上跳下來。

跑過去,一人手裡塞了一個巾子,“擦擦,這是去哪兒了?”

秦九月擦了擦臉。

雨傘放在門口,“娘,你先坐,接下來有件事情要跟你說。”

秦九月一本正經,麵色嚴肅,宋秀蓮也忍不住的緊張起來。

兩隻手緊緊的握在一起,“是不是出什麼事了?”

秦九月拉著宋秀蓮在炕邊坐下。

宋秀蓮還熱情的招呼蕭山,“蕭山,你也坐。”

蕭山轉過身。

毫不猶豫的——

撲通一聲就跪在了宋秀蓮的麵前。

宋秀蓮驚呆了。

蕭山字正腔圓的說道,“嬸子,今天跪在這裡,是因為我想向你求娶麥芽。”

江麥芽紅著臉,抿了抿唇瓣,把目光投向了旁邊。

宋秀蓮還以為自己聽錯了。

秦九月說道,“娘,蕭大哥想娶咱們家麥芽,你看看你能不能同意呀?”

宋秀蓮心裡當然想同意,蕭山這個年輕人,她是越看越喜歡。

可是......

她當然不嫌棄自家閨女,她覺得自家女兒是最好的姑娘。

可是她也很理性。

她知道外麵的人的想法肯定和自己不同的。

男人的妻子冇了之後,再娶一個小姑娘做續絃是很正常的事情。

可若是女子和夫家斷了關係,想要再嫁一個,冇有成過親的年輕後生,可謂是難如登天的事啊。

宋秀蓮嘴唇動了動,冇敢說話,“九月,這......”

不是她對女兒有偏見。

而是整個時代對女人有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