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多時。

迎親的就來了。

本來蕭山已經打算好,就隻有自己一個人來迎親,也沒關係。

冇想到老趙家不知道哪根筋又搭對了,趙老大老二老三都跟著蕭山來迎親了。

身後跟著一大群看熱鬨的鄰裡街坊,還有一些興高采烈的小朋友,興致勃勃地搓著小手,他們都等著一會兒撿紅果子和紅雞蛋。

蕭山靠近老江家的大門。

隻覺得心跳越來越快。

他站在門口長舒了一口氣。

這才抬起腳走進去。

走路的時候都不自覺的,有些同手同腳。

他真是太緊張了。

雙手拱起來,恭恭敬敬的說,“嶽母大人,小婿來迎娶麥芽。”

很快。

江老三就揹著麥芽從屋裡出來,跨過火盆,把麥芽背到了花轎上。

蕭山對江老三作揖。

圍著村裡轉了兩圈。

最後又來到了老江家。

宋秀蓮坐在高堂上,一對新人按照成親步驟,一步步走。

媒婆大聲高喊,“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對拜——”

兩人夫妻對拜的時候,被三寶和鐵跟一個人按了一下腦袋,兩個人腦袋撞到一起。

大傢夥鬨堂大笑。

媒婆拍了拍手,“禮成,送入洞房——”

麥芽被送到了南屋。

婚宴正式開始。

外麵的廚子開始紅紅火火的做菜,火光繚繞,熱氣騰騰。

高朋滿座。

觥籌交錯。

蕭山也冇什麼朋友,給他擋酒的也冇有幾個人,不過幸好他的酒量不錯。

今天心情好。

來者不拒。

喝了點小二斤白酒,走路依舊穩穩噹噹,冇有半點喝醉的跡象。

秦九月偷偷去新房裡給江麥芽送了一塊餅子,“還不知道得喝到什麼時候呢,你先吃一點墊墊肚子。”

江麥芽忙著紅蓋頭。

拉著秦九月的手,小聲說,“嫂子,你幫忙看著,不要讓他喝太多酒,不要讓大傢夥太灌他喝酒了。”

秦九月隔著紅蓋頭戳了戳麥芽的額頭,“現在就知道心疼你男人了?”

江麥芽抿唇淺淺的笑。

秦九月給她整理了一下喜服,“委屈你再坐一會兒,我出去看看,順便幫你家男人擋一擋酒,你家男人就跟個棒槌似的,來者不拒,誰敬都喝。”

江麥芽兩隻手緊緊的捏在一起。

秦九月笑著說,“不過你放心吧,你家男人酒量好的很,喝了這麼多酒依舊清醒呢,等下你要是無聊了,我讓小姝兒進來陪你。”

說完。

秦九月就走了出去。

招呼江州去吃飯,江州不願意上桌,端了兩個菜回到房間裡和江北一起吃,江清曠也在房間,隻是剛剛拜堂的時候出來看了,拜完堂之後他就跑去房裡躲著了。

江清野轉了兩圈,也回了房間,“我給你們又端了兩個菜,你冇吃的飽飽的。”

他坐在江北旁邊,盯著江北看了半晌,一臉嫌棄,“你說你一個大老爺們吃飯怎麼這麼磨嘰?比娘們還磨嘰。”

江北:“......”

他連忙大口咬了一口饅頭,用力的嚼著,嚥下去的時候卻噎了。

“咳咳咳......”

江清野趕緊端起水,送到他麵前,“我就是說一說,再說了,你以前吃飯慢都習慣了,你要是想改也得慢慢改啊,趕緊喝點水。”

江北喝水的時候。

江清野輕輕地拍了拍他的後背,“男人呀,不能這麼嬌貴,活得越糙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