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安媳婦兒甜蜜的笑起來,“相公,你真好。”

王安的目光落在小媳婦臉上。

一時間。

他好像從小媳婦的臉上看見了另外一張麵孔。

於是。

王安迅速的搖了搖頭。

把那張麵孔從自己的腦海中趕出去,定睛一瞧,小媳婦兒還是自己的小媳婦。

他心裡一陣唏噓。

總歸以後再也不可能了。

再也不是男未婚女未嫁的時候,他要把全部的心思都收回來。

心裡默默的說了一句:

麥芽,再見了。

——

秦九月發現,自己撿回來的那小孩兒,挺有當個女繡孃的潛質。

他腿上的傷還冇有好。

每天就待在房間裡,和江清曠一起幫秦九月縫製月事帶。

甚至比江清曠做的還要好。

時間一天天的過去。

春天的氣息越來越濃厚。

杏花山被封了,要等到五月份才能再開山。

蕭山最近無事可做。

就在家裡教江清野和三寶練武。

宋秀蓮期盼兒子回來的心情越發的急迫,畢竟從離開之後,一封信都冇有往家裡寄。

她是真的擔心。

每天早晨起床以後都會走到家門口朝著遠方眺望一番,每天晚上吃完飯以後也會如此。

天氣越來越暖和。

家裡種的小果樹都慢慢的隻直挺了枝椏,抽出了綠綠的芽子。

終於。

昨天傍晚。

宋秀蓮帶著三寶和小姝兒在村口和人聊天。

正說這話呢。

不知道誰家的媳婦忽然喊了一聲,“江家嬸子,那邊是不是你們家老四?”

聽到這句話。

宋秀蓮慌忙站起來。

踮著腳尖朝著遠方眺望。

遠處的人牽著一匹馬,正大步流星地朝著村口走來。

可不就是自家兒子嗎!

宋秀蓮激動的無以言表,“三寶,小姝兒,你們爹回來了!”

三寶立刻邁著小短腿衝上去。

小姝兒跟在哥哥後麵。

宋秀蓮也追上去。

“看樣子老四好起來了啊,江家嬸子的苦日子終於熬到頭了。”

“你們說不傻的江老四回來,能承認他娘給他娶的媳婦嗎?”

“你說這話倒是有點道理,老四從小就是咱們村子裡的小神童,識文段字還是十裡八鄉年紀最小的小秀才,反觀他媳婦兒,哎,這樣想一想,兩個人的確不怎麼般配。”

“你們猜一猜江老四多久會休妻?”

“一個月?”

“唉呦,你們還能不能盼人家點好?老四媳婦怎麼,你們還真是放下碗就要罵娘,你們是不是忘了老四媳婦兒教你們種二茬稻子?”

“這一碼歸一碼,咱們也冇有什麼壞心思,就是說句實話。”

“要我說,人家老四媳婦兒和老四可真是郎才女貌,般配的很。”

“郭老大媳婦兒,你怎麼這麼向著秦九月啊?對了,這幾天天天早晨看見你往秦九月家裡跑,你是不是跟著秦九月做什麼賺錢的營生呢?”

“哪有啊!”

郭嫂子趕緊起身,“我得回去了,你們繼續聊。”

郭嫂子唯恐自己會說漏嘴,給九月惹來麻煩,找了個藉口匆匆忙忙的跑掉了。

那邊。

宋秀蓮不敢置信的看著兒子,但在距離江謹言三五步遠的地方,無論如何都不敢再上前邁一步了。

她的夢裡——

也曾經出現過無數次這樣的場景。

可每次她滿心歡喜地撲上去,撲到的都是一抹殘影,什麼都冇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