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周子怡兩人的身影走遠了。

周子珊才呸了一聲。

周子昂皺眉,雖說自己也不喜歡他們,可是妹妹這樣明目張膽的表示嫌棄,在外人看來是十分不合理的。

所以周子昂喊了一聲,“珊珊,不得無理。”

後者撇了撇嘴角。

衝秦九月調皮的眨眨眼,然後扭頭看了江謹言一眼,壓低聲音和秦九月說,“姐姐,你相公長得太招眼了,以後還是不要讓他出來的好,要是非得出來,那就在臉上抹兩把鍋底灰唄。”

兩人身後的江謹言:“......”

周子昂不自在的咳嗽一聲。

來提醒妹妹,她的悄悄話一點也不悄悄。

人家根本不管他。

周子昂隻能陪著笑和江謹言說,“小妹被我慣壞了,口無遮攔,還請江公子恕罪。”

江謹言搖了搖頭,“無妨。”

他談吐風生,溫文爾雅,要不像普通的讀書人那般的文文弱弱,橋這邊是一副氣宇軒昂,身材頎長,倒是讓周子昂忍不住刮目相待。

“江公子......以前是做什麼的?”

“幫人跑腿乾活罷了,力氣活。”

“現在呢?”

“大病初癒......”

說到這裡,江謹言的語氣微微頓住。

目光落在已經距離兩個大男人好幾步遠的姑娘身上。

嘴角不自然的勾起來,補充說,“大病初癒,全靠娘子養。”

周子昂:“......”

雖然說這話冇問題。

可聽在周子昂的耳朵裡,總覺得自己這孤家寡人有些淒慘是怎麼回事?

不過換個角度想,周子昂還是挺佩服江謹言的。

在這種極度男尊女卑的境況下,他絲毫不會因為麵子,來否定或縮減他娘子的功勞。

夫妻倆被周子珊帶到了周子昂的院子,雖是寒冬臘月剛過,院子裡依舊放著些許名貴的開於寒冬的花花草草。

院子正中間佇立著一塊假山,水流潺潺。

正院後麵隱隱約約可以看到一片翠竹的影子,這倒不像是商賈人家的院子,像極了文人雅士的院居。

周子昂吩咐身邊的小廝,讓廚房準備豐盛午宴。

進入房間。

秦九月才聞到了一股濃厚的藥味,是熏香爐裡發出來的,而熏香爐裡的熏香,正是她在年前專門為周子昂做的。

周子昂和顏悅色的說,“藥丸,香囊,熏香,就隻剩下熏香了,熏香在家裡用可,出門便就不方便了。”

秦九月點點頭,“那我擠出點時間再給你做幾個香囊吧。”

周子昂大喜,“那簡直太感謝江娘子了。”

秦九月揮揮手,“冇什麼,舉手之勞,等下你讓你家藥鋪給我包好你用的藥。”

秦九月雖然略懂一些草藥功效,但也隻是限於一兩種草藥混合,再多一點,她就無能為力了。

周子昂立刻就吩咐身邊可信的人去了藥鋪。

“秦姐姐,你最近在做什麼呀?”

“做生意。”

聞言,周子昂抬眸看了秦九月一眼,許諾說道,“江娘子,有用得上在下的地方,江娘子儘管開口,隻要在下能辦到,絕對不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