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子珊拉著秦九月來到了自己的房間。

小姑孃的房間裝飾和周子昂那邊截然不同。

粉嫩嫩的。

飄蕩著獨屬於小女孩的氣息。

周子珊進門之後,神秘兮兮的,關了門。

拉著秦九月來到了裡麵。

爬上床。

在床裡麵拿出來了一個小盒子,小盒子上還上了一把鎖。

她從自己的腰間拿了一串鑰匙。

找到其中最小的鑰匙。

打開鎖。

“噹噹噹~”

打開小盒子,周子珊紅著臉,拉著秦九月看。

秦九月隻看了一眼。

便不可置信地揉了揉眼睛,又看了一遍,才確定這真的是他們家生產出來的衛生棉。

秦九月頓時有些一言難儘的意思。

她揉了揉周子珊的小腦袋。

後者紅著臉說,“姐姐,這是......用一次就可以扔掉的月事帶,前幾天我哥哥進城,我纏著他帶著我一起去的,無意間就在一個首飾店裡發現了賣這個東西的,價格特彆便宜,我就買了一大包。

我現在還是......不方便的時期,用的就是它,真的很好用,比草木灰要好用多了,還比草木灰乾淨,我給你裝十個,你回去用一下,如果覺得好用,我下一次進場就幫你也買一些。”

秦九月扯了扯唇角。

告訴小姑娘,“如果我說,這些東西,是我們家做出來的拿去城裡拜托首飾店的掌櫃的賣的,你信嗎?”

周子珊:“!!!”

秦九月笑著在床邊坐下來,“我如果冇有猜錯,你買大包的,應該是六十個加一件衣服吧?花了一百文左右?”

周子珊重重的點點頭,“姐,還真是你們家做出來的?那你可真是太厲害了!”

秦九月抿唇一笑,“你不用去城裡買了,下一次我來鎮上,給你帶一些。”

周子珊笑眯眯的嗯了一聲,“嗯,我原來覺得你是個特彆了不起的人,但我現在覺得你不是人。”

秦九月:“......”

周子珊豎起大拇指,“我覺得你就是神,你就是仙女,你是怎麼想到的呀?”

秦九月噗嗤一笑。

這大喘氣!

周子珊說道,“為什麼你不在咱們鎮上賣呢?價格便宜,很多人都可以買得起,就連我們家的小丫鬟都在問我從哪裡買的?隻是她們進城一趟很困難罷了。”

秦九月說道,“這種女人用的東西,又不好意思在外麵擺攤,若是為此專門租賃房子,實在是不值當,畢竟你也知道價格,我拿到手的錢其實很少很少。”

周子珊歎了一口氣,“那鎮上好多女人連知道都不知道了。”

秦九月沉默一番。

周子珊又小心翼翼的把小木盒關起來,“姐姐,既然如此,那我就不送給你了!”

看得出來,小姑娘寶貝的很。

也是真心把秦九月當成朋友,才願意把自己這麼寶貝的東西分享給秦九月的。

秦九月親眼看見她又撅著屁股爬上床,把小木盒藏在了床頭最裡麵,還折了一塊小手帕搭在上麵。

“好了,姐姐,咱們回去吧,我得監督著我大哥不能讓他喝多了,他身體不好不能嗜酒。”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