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陣濃濃的尷尬湧上心頭。

秦九月小心翼翼地爬起來。

儘量不要把江謹言吵醒。

這個時候要是把人吵醒了,那簡直是大型社死現場。

她屏氣凝神的拿開了江謹言的胳膊。

等到自己坐起來的一瞬間。

長長的舒了一口氣。

輕手輕腳的爬到自己的地方,快速的穿好衣服。

扭頭看了看江謹言。

發現江謹言還在熟睡。

徹底的鬆了口氣。

跑出了房間。

她萬萬冇想到自己竟然會滾到江謹言的那一邊,和江謹言搶地方睡。

這還不夠。

還滾到了人家的懷裡。

明明昨天晚上還是自己信誓旦旦的說......

秦九月捧了一把涼水。

打在自己臉上。

——

吃飯的時候。

江清曠很細心的看著江謹言,“爹,你胳膊怎麼了?”

聽到這句話,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江謹言的胳膊上。

江謹言用左手輕輕的揉了揉右肩膀。

無奈的笑了笑。

不知所以然的說道,“我也不知道怎麼了,今天早上醒來,突然發現胳膊又麻又酸,像乾了一整天力氣活似的。”

秦九月心虛的低下頭。

恨不得把自己的頭埋到小炕桌下麵。

宋秀蓮提醒他說道,“等下吃了飯,去找孔神醫,要兩貼膏藥貼一貼,好的快一點。”

江謹言點了點頭,“好,我知道了。”

說完。

江謹言又揉了揉肩膀,“說來也奇怪,好端端的就這樣了。”

秦九月輕輕咳嗽一聲。

良心上畢竟有些過不去。

主動給江謹言剝了一個雞蛋,放在了江謹言的碗裡。

宋秀蓮看到這一幕。

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長的微笑。

真好。

九月知道疼男人了,看來兩人感情正在升溫啊。

見狀,

蕭山輕輕地戳了戳江麥芽的腰,不停的做著暗示。

江麥芽當著家裡人的麵可做不上來。

就一直裝死。

蕭山歎了口氣。

大掌拿起一枚小雞蛋,仔仔細細的剝了蛋殼,把雞蛋放在了江麥芽的碗裡。

親昵寵溺的說道,“多吃點。”

江麥芽小臉通紅。

宋秀蓮心裡更開心了。

不管是兒子和兒媳婦,還是女兒和女婿,感情都這麼好!

飯後

蕭山騎著馬去了鎮上。

江謹言趕明兒就要走馬上任,今日在家裡,教孩子們唸書。

江清曠偶爾問幾個問題,父子倆相談甚歡。

旁邊的三寶昏昏欲睡。

小姝兒手裡拿著一枚珠花,不停的捏捏捏。

見到這一幕。

江謹言忍不住扶額,四個孩子,有三個不是讀書的那塊料啊。

秦九月抱進來了一個簡陋的賬本。

放在了江謹言的麵前,“你幫我算算賬,明日你去縣裡的時候,我也順便去一趟城裡給錢月姐送貨,算好了讓三寶喊我。”

江謹言嗯了一聲,“好。”

目光溫柔地落在秦九月的臉上,“我會做好的。”

帶著薄薄的歡喜。

秦九月摸了摸自己的耳朵,總覺得江謹言怪怪的。

急急忙忙留下了一句,“那你動作快一點。”

就迫不及待的跑了出去。

江清曠默默的看一下江謹言,心裡歎了一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