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我的?”

“對,周大少爺回來了,讓我來接你去周府,有事商量。”

“現在嗎?”

“對。”

“那你稍微等我一下,我去換身衣服。”

蕭山一邊朝著堂屋走去,一邊點點頭,“好嘞。”

人家屁顛顛的去找自己媳婦兒了。

秦九月趕緊回房間,換了一身出門的衣服,梳了梳亂糟糟的頭髮,去堂屋喊了蕭山,“蕭山,走吧。”

蕭山摸了摸麥芽的小腦袋,“你和孩子都乖,我先走了。”

麥芽紅著臉推了他一把。

不知害臊!

——

周家

周子昂已經等候多時,“小娘子,快坐。”

周子珊也在。

像招財貓似的招了招小手,拍了拍自己旁邊的位置,“姐姐坐這裡。”

秦九月走過去,坐下來,“周大少爺,這麼著急找我過來,所為何事呀?”

周子昂輕輕咳嗽一聲。

似乎有些難以啟齒。

周子姍嗨了一聲,“姐,是這樣的,上上次,你從我家離開之後,我就把月事帶的事情和我大哥說了。”

周子昂的耳尖紅透,忍不住避開了視線。

周子珊繼續說道,“我哥特意托人去買了些,這次出去和突厥那邊做生意,他們那邊的女人很豪爽,當即決定想要和我們置換,她們可以出到我們這兒雙倍價格。”

秦九月愣了一下。

反應過來後很開心的說道,“當然可以啊。”

周子昂接過話,“小娘子,是這樣的,因為我們兩邊的銀錢不相通,所以每次同突厥那邊的交易都是貨貨交易,換句話說,也就是用我們這邊的東西去換他們那邊的東西,在把他們那邊的東西運到我們這邊賣掉,這樣纔可以最終回款。

拿你的月......貨物來說,你需要提供給我一批足夠多的貨,我運送到突厥之後,和他們那邊的古玩珍寶相交換,我在將古玩珍寶運到我們國家,將這些東西賣出去,得了錢之後,纔可以支付給你。

大約算一下,從你把貨物給我,到我把銀錢給你,最短的時間也得一個月,最長的時間可能會三個月乃至半年之久,回款很慢,所以你看要不要同我合作?”

秦九月沉默一番,問道,“周少爺,我並不是想偷你的生意經,我就是好奇想問一下,平時從突厥運來的貨,你都賣到哪裡?”

周子昂說道,“若是一些土產品,可能在路上就賣掉了,如果是一些珍貴的古玩,要送到京城去,那邊的價格會更高,如果是一些絲綢布匹,主要是送到各個州府布莊。”

秦九月緩緩的點點頭,“你們周家的生意都上百年了,想必肯定有自己的渠道,這一點我是不會懷疑的,隻是......我需要時間。”

周子昂一針見血的問道,“是不是人手不夠?”

秦九月點頭,“不光是人手,還有棉布,針線,桐油,棉花,都不夠。”

周子昂沉默一番。

下決心說道,“這樣,明天開始,我找人一起收材料,縣裡不夠就去隔壁縣,人手我也給你提供,怎麼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