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九月不可思議的看著周子昂。

半晌之後。

笑著搖頭說道,“周公子如此急迫,當時讓我覺得,這筆生意的確有利可圖。”

周子昂也笑了,“不瞞你說,我覺得也是。”

聰明人說話從來不需要藏著掖著。

打開天窗說亮話。

兩個人心裡都通透。

秦九月深吸一口氣,緩緩的吐出來,“那好,不過......人一多了自然需要一些規則的束縛,周公子,我倒是想出來一個辦法,隻是不知道能不能得到你的同意。”

“哦?什麼辦法?你且說來,我洗耳恭聽。”

“周少爺,我想開一個專門製作月事帶的廠子,我出地方和製作方法,你出人手,資金分配我們稍後再說,共同投資,共擔風險,你看怎麼樣?”

“......能不能給我解釋的仔細一點?”

“好。”

秦九月喝了口水,仔仔細細的說,“一個廠子相當於一個大餅,我進行土地投資和技術投資,占了這張大餅的一個部分,周公子你出人手,同樣也占了這個大餅的一個部分,我們兩人在按照出資的比例分彆再占據大餅的一部分。

等到日後盈利之後,我們就根據我們兩個人分彆占的不同部分的比例來取得自己的分紅,你看這樣怎麼樣?”

周子昂恍然大悟,“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秦九月點點頭,“周公子可以好好想一下,這個法子對我們兩個人而言都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的,如果不是我目前的人手和資金不太夠我可能也比較傾向於一個人乾。”

周子昂的手指輕輕敲擊著桌子,“讓我想一想,明天你過來,我帶你去縣裡收棉花的時候給你答案。”

秦九月嗯了一聲,“好的,周少爺,感情是感情,生意是生意,我希望我們談生意的時候就純純脆脆的談生意,如果你不答應,就乾乾脆脆的告訴我,好嗎?”

周子昂笑著點點頭,“當然可以。”

“大少爺,江捕頭來了。”

江謹言大步流星的走進來。

看到秦九月,抿了抿唇,“你怎麼在這裡?”

秦九月說道,“我在和周少爺談生意,你呢?”

江謹言從胸膛裡拿出來了一遝紙張,放在了周子昂的麵前,“周大少爺,這是你們家的商鋪這一個月的稅金,你看一下,冇問題的話儘快讓你們家賬房出下,楓林鎮就剩你們家了。”

周子昂粗略的看了一眼。

一般官府裡的這種事情絕對不會出差錯。

然後就讓管家帶著江謹言去取錢了。

江謹言臨走的時候看了秦九月一眼,“時間不早了,你事情處理完了等一下,一起回家。”

秦九月點了點頭。

等到江謹言離開。

周子昂好奇的問道,“江兄怎麼突然當了捕頭了?”

秦九月粗略的說了幾句,“正好縣衙裡缺人手,他又被縣太爺看上了,總歸在家裡也閒來無事,就先讓他做著了。”

周子昂恍然大悟。

兩人就明天的行程安排又商量了一下。

秦九月才起身,告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