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眼看著裝了車之後,幾人回到客棧。

秦九月開始和周子昂商議合作的事情。

“周少爺,我是這樣想的,開辦工廠,需要地方,人力,管理和資本最基本的要素,地方我出,工人你出的多,管理這邊您可以派人過來一起,最後你我各自按著自己傾向的意願投入資金。

之後,我們將地方人力和管理分彆整合成資金,和出資一起,加起來就是我們各自的出資,按照出資比例,來分配利潤。

我來舉個例子,比如我出十兩銀子,你出十兩銀子,你出的工人摺合起來可以做五兩銀子,我出的地方摺合起來可以做二兩銀子,我們的管理分彆做一兩銀子,這樣統共加起來,我的資金就是十三兩銀子,而你的資金是十六兩銀子。

如果這個月我們最後的淨利潤是二十九兩,那麼你就可以拿到十六兩,我就可以拿到十三兩,如果是兩千九百兩,你就可以拿到一千六百兩,剩下的是我的。

您是生意人,你應該知道,做生意上上下下跌跌漲漲的,也不一定每個月都有利潤,可能下個月就虧損了,虧損的話,比例也是按照出資比例來負擔,如果說我們這個月最後虧損了二十九兩,你要虧損十六兩,我要虧損十三兩。

您能明白我的意思嗎?”

周子昂點點頭,“好,我同意。”

秦九月找到客棧的掌櫃的要來了筆墨紙硯,將筆交給了江謹言。

她一邊磨墨一邊說,“那咱們就趁熱打鐵,現在就把比例算出來吧。”

周子昂點頭答應,“我這邊可以給你提供五十個工人,你看夠不夠?不夠的話我再從鋪裡給你調動。”

秦九月眨眨眼睛,喜上眉梢,“夠了夠了,眼下五十個足夠。”

又繼續說道,“場地的事情交給我,我早在我們村裡看上了一塊地,廠棚好搭,最多一個星期,而且,搭建棚子的時候也不耽誤乾活,隻是......那五十個人每日都要往返於鎮上和我們村嗎?”

周子昂問她,“你有什麼好主意?”

秦九月手指輕輕的敲了敲桌子,“倒是可以做兩個大通鋪,就算是男女寢室吧,可以讓他們中午歇一歇,要是有晚上想留下的,也可以留下休息。”

周子昂點點頭,“我覺得這個方法不錯,每日往返的確費事。”

秦九月:“也要看他們自己的決定,這件事情之後再說。”

周子昂頷首。

秦九月繼續說道,“另外一個是管理,你可以找個人,隨我一起管理廠子。”

話還冇有落下。

周子珊立刻高高的舉起手,“我去我去。”

周子昂對此表示懷疑。

周子珊信誓旦旦的說道,“哥哥你放心,我一定要跟著九月姐姐好好學,你就讓我去嘛,求求你了,求求你了。”

江謹言捏著毛筆的時候微微的緊了緊。

他希望周子昂可以拒絕。

冇想到周子昂耐不住妹妹的軟磨硬泡,終於還是點了頭,“那你不能給九月搗亂。”

江謹言驀地抬眸。

九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