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北似乎有些害怕。

不受控製的往旁邊縮了縮身子。

小肩膀也顫抖了一下。

小姝兒乾脆蹲在了地上,揚起小腦袋,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江北看。

似乎想要用自己的眼睛看出來麵前的江北,到底是江北哥哥還是江北姐姐?

小姝兒的動作更是讓江北覺得無顏麵對秦九月。

其實秦九月一家對他都特彆特彆特彆好。

可是她卻隱瞞了這麼大的一件事情。

怎麼想怎麼覺得都是自己對不起他們家。

秦九月嗬嗬一笑。

抬起手,摸了摸江北的頭髮,“扮了這麼久的小男孩,也挺累的吧?”

江北抬起頭。

大眼睛裡充滿著顯而易見的困惑,似乎在好奇秦九月難道不生氣嗎?

後者笑著說,“我之前就懷疑了,我也是想看看你能瞞我們到什麼時候,結果你這孩子還挺有毅力的,要不是今天,你還想要藏到什麼時候呀?”

江北連忙打著手勢說:男孩子和女孩子都沒關係的,我也可以乾男孩子乾的活,還可以比男孩子乾的更好,求求姑姑了。

秦九月惶然大悟。

像是被打通了任督二脈,“你之所以不說實話,之所以瞞著我們這件事情,是因為怕我知道了你是女孩子把你趕出去嗎?”

江北緩緩的低下頭。

之後輕輕的點頭。

算是承認了。

秦九月頓時有些哭笑不得,“我既然把你從那種環境中帶出來了,怎麼可能對你不管不問,不要你呢?你這孩子心裡整日想的什麼呀?”

江北不可置信。

其他的話她都冇有聽清楚,唯一聽清楚的那句就是,怎麼可能不要你呢?

秦九月捏了捏江北的耳朵。

小姑孃的耳朵瞬間變通紅。

想要滴血一般。

秦九月歎了口氣,“心思不用這麼重,既然把你帶回來,那你就是我們家的家人,怎麼能隨隨便便把家人趕出去呢?

也是怪我了,我要是早點捅破,你也不至於提心吊膽,今天也不至於熱到中暑,我也是想看看你能堅持到什麼時候,冇想到你這個丫頭這麼軸。”

江北目瞪口呆。

錯愕的看著秦九月。

秦九月拉著江北的胳膊把小姑娘拉起來,“跟我來一下。”

江北乖乖的任由秦九月拉著進去了西屋。

小姝兒也趕緊爬起來。

跟在後麵屁顛屁顛的跑。

隻是到現在她小小的腦瓜還冇有搞明白,為什麼江北哥哥變成了江北姐姐?

西屋

秦九月打開了木箱子。

從裡麵拿出了一件小姑孃的衣服,遞給了江北,“快去換上吧。”

江北在原地一動不動。

秦九月笑著說,“這是我之前差不多確認你是個姑娘之後,在縣裡給你買的衣服,和小姝兒那一身粉紅色的一起買的。”

江北眼淚汪汪!

立刻朝著秦九月鞠了一躬:謝謝姐姐。

秦九月拍拍她,“我和小姝兒出去,你就在這裡換吧。”

房間裡很快就剩下了江北一個人。

江北脫下了自己身上灰色的衣衫,又把裹胸的布條一層一層的摘下來。

足足過了七八層。

這麼熱的天,不中暑纔是奇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