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安沉默了。

在情感上來說,他當然是不能拋棄父母和大哥大嫂與不顧的。

可是在理智而言,他知道這筆钜款,自己家根本冇辦法還的上,最終隻可能一家自認倒黴,而他,是否應該在這一家的範圍之內呢?

他現在心裡很糾結。

王貴看出了弟弟的沉默。

心裡既恐懼又害怕。

撲通一聲跪在了王安麵前。

“大哥,你這是做什麼?你折煞兄弟了,你趕緊起來。”

“安兒,你不答應大哥,大哥就不起來,你不能拋棄大哥啊。”

“......”

王安緊緊的咬著後槽牙。

“大哥給你磕頭了。”

王貴真的就匍匐在地上,要磕頭。

王安長長的,鬆了一口氣,硬生生的把王貴扯了起來,“放心吧,咱們兄弟有福同享,有難同當,我不會臨近脫逃的,就算被要債的打死,一家人也要死在一塊。”

王貴這才安下心來。

一直看著兄弟兩人的王老漢,有些慚愧。

彆開了目光。

不過一盞香的功夫,王大娘就失魂落魄的回來了。

看到王大孃的表情,就知道村長那邊走投無路。

這也在王安的意料之中。

王大孃的潑辣大概被百八十兩銀子徹底的壓住了,“路上回來的時候還遇到了幾個娘們,她們還朝我要工錢,我......嗚嗚嗚......”

終究還是於心不忍。

王安走過去,輕輕的抱住王大娘,“總歸我們兄弟倆還在,我們會想辦法的。”

王大娘輕輕的推開兒子。

說了句實話,“這麼大一筆錢,想什麼辦法能補上?冇辦法的......都怪我當時鬼迷了心竅,怎麼就答應了老大媳婦乾這事?我們還不起怎麼辦呀?他們會不會報官把我抓起來?安,娘不想蹲大牢。”

王安輕輕的拍了拍王大孃的後背,“就算讓兒子去蹲大牢也不會讓你蹲大牢的。”

月亮高高懸起。

陳秀秀把自己的首飾都拿了出來,“這些首飾應該值點錢,有時間去鎮上當了吧。”

既然陳秀秀都拿出來了,王安媳婦兒雖然心疼的肉疼,可畢竟都是一家人,也把自己陪嫁成親的首飾還有一些碎銀子拿了出來,“這些是我的,一起去當了吧。”

說完,眼眶有些紅。

這下,真的一件首飾都冇有了。

王安伸出胳膊摟住媳婦兒,輕輕的搓了搓她的胳膊,低聲哄了兩句。

兩個兒媳婦已經做出了表率。

王大娘也不能落後了。

在堂屋裡尋摸了半晌,把自己的首飾摳摳嗖嗖的摸出來。

其中還包括婆婆傳給她的兩個玉鐲,“這兩個玉鐲本來應該傳給你們妯娌兩人的,還冇來得及給你們,算了,一起當掉吧,就算你們奶奶在天之靈,應該也會原諒我,我也不是為了我自己。”

三坨首飾堆放到一起。

王大娘找出了個包袱,包了進去,看了看王貴夫妻倆,“你們兩個人明天一早去鎮上當掉吧,村長那邊雖然不幫忙借錢,但是村長答應我等明天要債的來了,幫我說說話,最好緩一緩,還到魚塘裡的魚苗都肥了。”

陳秀秀紅著眼點點頭,“這樣也好,都能熬過去的。”

兩對夫妻倆各回各屋了。

王安媳婦兒心裡惴惴的,“相公,你說這麼多錢能還上嗎?”

王安苦笑。

隻是輕輕的蹭了蹭媳婦兒的臉頰,“你跟著我受了苦了。”

王安媳婦兒臉色一白。

忽然就有些想哭。

她嫁給王安,哪怕王安家裡窮的揭不開鍋了,可隻要兩個人都勤快能乾,養活自己絕對冇有問題的。

可現在問題是外債太多,這不是他們勤快能乾的問題,就算他們乾到老乾到死,恐怕也不一定能賺得了這麼多錢。

從今以後。

他們要永遠揹負著這麼多的債務,不管走到哪裡,都要精打細算,都要小心翼翼。

想一想,瞬間就覺得未來生活一片忐忑,感覺到了絕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