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子昂意外的挑了挑眉頭,“你們家的男人,覺悟都挺高。”

江清曠抿唇一笑。

給周子昂的杯子裡添滿了茶水。

周子昂微微頷首。

眼下。

不僅僅是宋秀蓮覺得。

就連周子昂,都忍不住想,要是妹妹能小幾歲就好了。

老江家的這兩個孩子,都很不錯。

隻可惜了!

子珊本來就是孩子心性,被他寵的不知人間愁苦,他以後想象中的妹夫,一定是一個有擔當穩重,年紀比珊珊大,可以包容珊珊的脾氣的男人。

而此時此刻。

兩個孩子中的另一個。

就在門外不遠處。

緊緊的跟在江北身後,江北一隻手牽著小姝兒。

江清野就去勾江北的另一隻手的小手指。

剛剛勾到。

江北就好像觸電一般,迅速的握起拳頭,抿著粉嫩嫩的小嘴,眼巴巴的瞪著江清野。

那水靈靈的目光,根本冇有任何的威脅性,倒像是撒嬌。

江清野更是忍不住抬起手在江北的臉蛋上捏了一下。

江北氣的都要哭了,跺了跺腳,拉著小姝兒,快走了兩步。

小姝兒的腿短。

差點跟不上。

小姑娘狡猾的目光在江北姐姐和大哥哥身上掃過。

忽然嘿嘿一笑,“大哥哥,你是不是喜歡江北姐姐呀?”

江北愣住。

小姝兒繼續說,“你想讓江北姐姐給寶寶當嫂嫂嗎?”

江北一把捂住小姝兒的嘴巴,抱起胖乎乎的小傢夥,大步流星的往家裡走。

江清野在後麵笑得欠揍,“慢點走,小心摔了。”

江北頭也不回。

江清野在後麵跟個大爺似的,慢悠悠的進了門。

就被秦九月堵住,“你是不是又欺負江北了?人家是個小姑娘,你這是乾嘛呀?”

江清野笑了笑,“哪裡欺負她了?”

秦九月盯著江清野意味深長的說,“有時候呢,小姑娘還是比較喜歡哄著自己的男孩子,隻可惜有的男孩子,總是想用欺負這種手段來討得女孩子的注意,”

江清野臉上訕訕,“有啥活要乾嗎?”

秦九月指了指扁擔,“去挑水吧。”

江清野屁顛顛的拿起扁擔和水桶,去了村口井邊。

井邊人有點多。

江清野排隊的時候,看到路邊隨風搖曳的小野花。

忍不住就脫離了大部隊。

把扁擔和水桶放在一邊。

專心致誌的去采野花了。

等到他采完一大捧野花,再去排隊的時候,發現人更多了。

旁邊還有人打趣,“清野,趕緊回家把花先放下吧,省得一會兒就要枯萎了,你看太陽這麼曬。”

江清野心裡有些敲鼓,過了一會兒,“叔,你幫我看著扁擔和木桶。”

之後,小少年扭身就跑。

回到家。

滿頭大汗。

秦九月看了一眼,“扁擔和水桶呢?丟了呀?”

江清野隨手說了一句冇有,然後彆扭的背對著秦九月進去屋裡。

把手裡的一大束小野花遞了過去。

五顏六色。

江北愣住了。

江清野說道,“送給你的,快拿著!”

江北伸出手,兩隻手白白嫩嫩的,又纖長,把野花握在了手裡。

輕輕的聞了聞。

香味很足。

小姑娘立刻抬起頭,朝著江清野笑著。

江清野喉嚨滾了滾。

手掌在小姑孃的腦袋上揉了一把,“你要是喜歡,以後每天我都送你。”

江北眨了眨眼睛。

水汪汪的大眼睛如同江南水鄉氤氳了霧氣的湖水,乾淨澄澈又柔和。

江清野腦袋一熱,“收了我的花,就是我的人,等你長大了要給我當媳婦兒的。”

江北:“......”

一時之間不知道作何反應。

江清野重重咳嗽一聲,“我去挑水了,你找個東西把花用水泡上,它開放的時間會久一些,其實不泡也沒關係,我明天再給你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