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清曠微微一笑。

直接把小姝兒放在了櫃檯上,麵色冷凝,手下卻溫柔的揉了揉妹妹的腦袋瓜,“寶寶閉上眼睛。”

小姝兒嚇得不得了。

此時此刻唯一信任的隻有麵前的二哥哥。

聽到哥哥的話。

小傢夥立刻抬起兩隻小胖手,肉乎乎的手爪子蓋在了自己的一雙眼睛上。

江清曠勾了勾唇。

隨著轉身的一瞬間,嘴角勾起的弧度也瞬間消失。

少年清冷的目光對上李威的挑釁,“不撿,對嗎?”

再一次的確認。

李威抬起腳,直接踩到了地上的宣紙,乾乾淨淨的紙上瞬間出現了一個又一個的灰色腳印,染上了拍不掉的汙垢。

裡麵的掌櫃的看到這般劍拔弩張的模樣,原本想要勸架的心思也嚥了下去。

江清曠晃了晃自己的手腕。

李威注意到這個動作,很是不屑,“你知道小爺是誰嗎?今天你要是敢對我動手,明日,我能讓你們一家人滾出楓林鎮,像一條狗一樣去外麵乞討......”

後麵的話還冇有開口,李威隻覺得眼前一道勁風閃過。

下一瞬間。

顴骨狠狠的捱了一拳頭,疼的李威倒吸了一口冷氣。

憤怒的抬起頭。

一隻手捂著自己的顴骨,“孃的,狗雜種,你算什麼東西?竟然敢對小爺動手,給我上!”

他兩隻手一揮,身後的幾個狗腿子紛紛上前。

隻是對上江清曠那冷冽的目光後,一時間有些退縮,“這......”

江清曠站在那裡。

身姿綽約,如茂林修竹,五官俊朗,輕殊俊逸,和麪前幾位慫包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李威更生氣了。

他最是看不慣江清曠這般模樣,明明是從山溝裡出來的泥腿子,憑什麼整日一副天上明月那般不可褻瀆的模樣?

憑什麼?!

李威帶頭,“今天誰打的最厲害,小爺送他五十兩銀子!”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

本來還在猶猶豫豫的狗腿子們,被五十輛銀子誘惑,不由分說地揮的拳頭上前。

江清曠隻是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隨手支了幾下,就把連綿不斷上來的人全部撂倒在地上。

最後還剩下李威一個人。

江清曠一步步逼上前。

李威後退著,“我跟你說,你今天要是敢動我一根汗毛......”

砰——

江清曠一拳頭直接打上了李威的鼻梁,“我讓你撿起來。”

李威握了握拳頭。

直接伸著胳膊和江清曠扭打在了一起。

這個時候。

大包小包的秦九月纔回到這邊。

結果。

就看到一向穩重的江清曠,和另一位少年扭打到了一起,小姝兒正坐在櫃檯上捂著眼睛,小肩膀一抖一抖的,似乎在偷偷的哭。

秦九月趕緊把手裡的東西放在門口。

二話不說上前。

對準另一位不認識的少年的屁股,狠狠的一腳踹下去。

就在那人分心的時候。

江清曠直接一個反手,把李威的雙手往後麵一彆,趁著李威不能動的時候,一腳踹在李威的膝蓋上,李威吃痛,跪趴到地上。

江清曠半蹲。

一條腿的膝蓋緊緊的抵在李威的後背。

李威發出一聲悶哼。

秦九月走向前,“怎麼回事?”

江清曠目光死死地盯著被自己壓在身下的李威,“同窗,找茬。”

秦九月抬起腳踢了李威一下,“小弟弟,吃飽了撐的?看你這小胳膊小短腿的還敢出門找茬,這不是活該被虐嗎?幸好今天你遇到的是姑奶奶,要是遇到個脾氣不好的,分分鐘把你大卸八塊。”

李威趴在地上,隻覺得自己作為男人的尊嚴被踐踏,“有本事你們就弄死我,今天你們弄不死我,明天小爺弄死你們一家,你們知不知道我姨娘是誰?”

秦九月一隻腳在李威的膝蓋骨上碾磨著。

後者疼的臉色都變了。

秦九月嗬嗬一笑,“弟弟就是弟弟,出來行走江湖還得靠著家裡人的名聲,靠爹靠娘就罷了,你還靠個姨娘?弟弟,這未免太掉價了吧?哦,也是,主動找茬的人,哪有什麼身價啊?本身就賤的可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