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少年一臉的懊惱。

倒是冇有太多的愧疚。

秦九月忽然噗嗤笑出來,“你就把心放在肚子裡,我要是這點小事都處理不好,還怎麼當你娘呀?”

江清曠一愣。

緩緩的抬起頭。

盯著秦九月的背影,目光中微微泛起了些許變化。

心裡也覺得有不舒服。

那種感覺......

怪怪的。

倒不是很討厭。

半路上,小姝兒就呼呼的睡了,秦九月扭身,讓江清曠把小姝兒抱走。

母子三人回家已經到傍晚,兩人很默契的,誰也冇有提在鎮上發生過的事情。

“正好趕在飯點之前回來了,今天宰了隻雞,煲了雞湯。”

“好嘞。”

江清曠把小姝兒抱到了堂屋,小心翼翼的放在了炕上,蓋上了一層小被子。

秦九月把從鎮上買來的溜肥腸倒進了盤子裡,“麥芽,你要的東西給你買回來了,買了兩斤,讓你吃個夠。”

麥芽笑眯眯的走過來。

道謝之後。

立刻聳動著小鼻子跑了過去,趴在溜肥腸上麵聞了聞,“果然是我想吃的味道。”

正巧宋秀蓮進來,笑嗬嗬的說,“我就說你這一胎肯定是閨女,喜歡吃辣,肚子還圓咕隆咚的。”

蕭山聽聞,立刻接過話說道,“那正好,可以取名字,給寶寶準備小衣服了。”

三寶跟個泥猴子似的,從外麵跑進來,“取名?取什麼名?”

宋秀蓮一臉嫌棄地戳他的額頭,“你趕緊去給我洗乾淨再進來,看看你這樣子,是不是又下河了?”

三寶笑了笑,扭頭就跑了出去。

宋秀蓮嗔怪的搖了搖頭,“這孩子野瘋了。”

秦九月嚐了一塊溜肥腸,含糊不清的說道,“等他爹回來就讓他去隔壁的私塾上課。”

三寶在外麵聽到了,立刻扯著嗓子喊,“二毛也要去私塾,剛好我倆一起可以做個伴。”

宋秀蓮覺得又一陣心梗,“希望這倆孩子在私塾湊到一起,不會把夫子給氣死。”

秦九月笑而不語。

飯後。

秦九月坐在院子裡乘涼。

看著自己栽種的果樹都冒出了綠葉,有一種很深沉的成就感。

她哼著歌。

三寶正撅著屁股,麵朝著牆縫,捉蛐蛐。

不一會兒。

江清曠就搬著板凳坐到了秦九月身邊。

秦九月意識到身邊多了一個人。

扭頭看了看,“不去讀書了?”

江清曠搖了搖頭,“我覺得......李家人明天可能要找上門來。”

秦九月嗯了一聲,“然後呢?”

江清曠說道,“李家背後有周家做靠山,聽說李家砸門也有人,反正不怎麼好惹,如果明天真的出了什麼事兒,你就把我交出去,我一人做事一人當,不會連累家裡人的,他們也不可能要了我的命,頂多就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再把我打一頓,我身體結實。”

秦九月看著江清曠的眉目,隻覺得有些熟悉。

撤回目光之後,說道,“我也動手了。”

江清曠:“到時候你就死不承認。”

秦九月樂嗬嗬的說道,“旁邊的那四個小狗腿子又不是瞎的。”

江清曠:“......”

秦九月拍了拍小少年的肩膀,“這件事情到此為止,在李家人找上門之前,你就不要再想了,想的多,容易心煩,總歸是水來土掩,兵來將擋,我白日也跟你說過了,這件事情,我可以處理。”

江清曠很固執的說道,“我相信你能處理,可是能處理和麻煩是兩件事。”

秦九月搖了搖頭。

淡淡的開口說道,“我並冇有覺得是麻煩,一家人的事情,怎麼會是麻煩呢?”

江清曠張了張嘴,唇瓣微微翕動,竟然一個字都冇有說出來。

母子倆紛紛沉默。

不知道過了多久。

天空中星羅遍佈,一輪彎月不遺餘力的散發著清冷的光。

在如此晴朗漂亮的星空下,小少年嘴唇微微動,“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