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威叫表哥的人應該是周家二房的兒子,也是周家的庶子,周子昂的庶弟。

按理說,庶子在家裡是冇有什麼地位的,最多也隻是比家裡的下人微微高那麼一點點,隻不過是因為周家老爺寵妾滅妻,以至於家裡的庶子庶女的地位也水漲船高。

甚至威脅到了周公子在家中的地位。

隻能說是周老爺是個拎不清的。

李達舔了舔腮幫,“就是你把我兒子打成這樣子的?”

秦九月擋在江清曠麵前,“興師問罪之前,不妨問一問你混賬兒子做過什麼?”

李達的眸光在秦九月身上掃了幾個來回,“我問你了嗎?關你屁事!”

秦九月冷笑一聲,“你問的是我兒子,你說關我什麼事?”

旁邊的周子豪眯了眯眼睛。

年紀輕輕的小娘子,竟然有一個這麼大的兒子?

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不過周子豪暫時冇有開口,旁邊的周子怡輕輕的拉了拉周子豪,在哥哥耳邊小聲說了一句話。

周子豪恍然大悟。

原來他這個妹妹念念不忘的男子,正是麵前這位小娘子的丈夫。

周子豪嘴角彎了彎。

這就有意思了。

要是能把他們這對夫妻拆開,相公給妹妹,娘子給自己......

想到這裡。

周子豪再度看向秦九月的目光便充滿了淫邪。

秦九月皺了皺眉頭。

李威說道,“爹,我昨天隻是在文房四寶店裡看到了江清曠,不小心把江清曠手裡的宣紙打翻了,江清曠非讓我跪下撿,我不樂意,江清曠就動手把我打了,我跟他說,我表哥可是周府的公子,他還說我表哥算什麼東西。”

李達嗤笑,扭頭,“子豪。”

周子豪立刻彎腰,“姨丈。”

李達指了指江清曠,“這個小兔崽子連你都冇有放在眼裡,對你如此的出言不遜,你看看要不要姨丈幫你教訓教訓他?”

周子豪心裡嗤笑。

這隻不過是想借自己的名義來打人罷了。

周子豪淡淡的說道,“今天主要是為表弟討回公道的,孰輕孰重我還是知曉的,所以姨丈不必管我,先以表弟為重。”

李達撇了撇嘴,“那好吧,小娘子,看在你的麵子上,我也主張息事寧人,這樣吧,把你兒子讓我兒子打一頓,你家賠給我加五十兩銀子的醫藥費,再讓你兒子給我兒子磕三個響頭,這件事情咱們就算了了,你看如何?”

“做你的天天白日夢!”

秦九月毫不客氣的啐一聲,“你以為你兒子是個什麼東西?狗仗人勢罷了,頂著周員外家的親戚的名頭,狐假虎威,滿嘴謊言。”

李達氣的臉紅脖子粗,“你......你再說一遍!”

秦九月翻了個白眼,“我說你兒子狗仗人勢,滿嘴噴糞!明明聽得清清楚楚,非要再聽一遍,那麼喜歡自虐?”

周子豪忍不住勾了勾唇角。

這個小娘子的確有些意思。

李達深吸一口氣,“好啊,既然你們敬酒不吃吃罰酒,來人!”

李家帶來的幾個小廝紛紛上前。

手裡拿著傢夥什。

虎視眈眈想要動手。

李達搶過身邊一個小廝手裡的木棍,直接向前走了兩步。

猛的一揮。

木棍落在了距離秦九月不到一個手指關節的地方。

秦九月盯著眼前的木棍。

忽然笑了笑。

一隻手握住。

李達那邊便再也動不了。

李達臉色一變,“你......”

秦九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快速的旋轉,李達冇有任何的防備,隻能在自己的胳膊被擰斷之前放了手。

木棍穩穩噹噹的落在了秦九月的手裡。

秦九月用力的向前一懟。

木棍的另一頭剛好戳在李達的肩膀上。

剛剛站穩的李達又踉蹌的向後退了兩步。

幸好周子豪伸出一隻手扶住了李達,“姨丈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