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午的時候。

周家又收到了另外一封信。

這次是約定好了時間地點,讓周家其中一個人,帶著十萬兩銀票,前去信中的地點一手交錢一手交貨。

周子珊急忙說道,“我去,我去救哥哥。”

這件事情把佛居在後院裡的周夫人也驚了出來。

周夫人歎了口氣,“你一個小丫頭湊什麼熱鬨?要去也得我去。”

周子珊一把抱住周夫人的胳膊,“娘,你腿不好,不行,你一定不能去,你相信我,我已經不是小孩子了,我可以把哥哥救出來。”

秦九月聽著母女倆你一言我一語的對話。

無奈的撓了撓後腦勺。

不管怎麼說,周公子也是在從她家離開之後失蹤的,雖然說這件事情和她並冇有直接的聯絡,可是她還等著周公子鋪路。

退一萬步,就算鋪路這件事情暫且不論。

可若是周子昂出了事情,周家自然而然又要落到周老爺手中。

那時候,周老爺一定會千方百計的保住周子豪。

如果那個小畜生真的被保住。

指不定以後怎麼報複自己呢!

秦九月向來不是優柔寡斷之人,想好了什麼就說什麼,“我陪著珊珊去吧。”

周夫人立刻看向秦九月!

上上下下的目光充滿了一絲敬佩,“但是,信上麵隻說要一個人過去,若是去的人多了,他們會不會......”

秦九月嗤笑一聲,“信上隻是說讓周家一個人過去,我又並非你們周家人。”

聞言。

在這樣嚴峻嚴肅的情況下,周夫人竟然笑了出來,“好,就衝你這句話,我的心已經放下了半截了,姑娘,這次,若是子昂能躲過一劫,老婆子記你一輩子的情。”

秦九月輕輕的扯了扯嘴角。

這倒是不用的。

畢竟各取所需。

若是自己這一行為被抬的太高,秦九月反而會覺得自己或多或少有些羞恥感。

好人做好事,當然應該受褒獎。

可她並不是傳統意義上的老好人,做的也並非是見義勇為不求回報的好事。

所以這句褒獎,無論如何都是承受不住的。

秦九月陪著笑,“你們先準備銀票吧。”

周夫人點點頭,立刻起身出去找家裡的管家來兌銀票去了。

阿貴跑來。

對秦九月說道,“江夫人,老爺他......他看到派去的人,大發雷霆非要讓我們滾,還......還拿著菜刀要砍我們。”

秦九月頭也不抬,“你們就不會把人綁起來嗎?”

阿貴:“啊?”

這可是老東家。

人家父子倆之間不管發生了什麼不快,總歸是有血緣關係,打斷了骨頭還連著筋。

他們這些下人怎麼敢呢?

周子珊冷喝一聲,“冇有聽見我九月姐姐的話嗎?既然他鬨,就用繩子把人綁起來!無論出現什麼後果,我周子珊一人承擔。”

“等等。”

秦九月腦海中靈光一閃,“阿貴,你過來。”

阿貴立刻跑過來。

秦九月在他耳邊低聲說了幾句,確保周子珊也能聽到。

距離綁匪約定的時間還有半個時辰。

管家終於湊了十萬兩銀票,“夫人,小姐,江家夫人,我把所有的錢裝全部跑遍了才湊齊了。”

從衣袖中拿起了一摞銀票遞給了周子珊。

周子珊立刻將銀票裝在了小木盒中。

秦九月起身。

吩咐管家說道,“給我準備一輛馬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