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清野瞪了弟弟一眼。

江清曠一臉的無奈。

先是把三寶放在了炕上,給三寶蓋好了被子。

然後兄弟倆分彆坐在三寶的左右兩邊,分庭抗禮。

江清野一臉黑沉的說,“早不來,晚不來,偏偏最重要的時候進來。”

要多陰陽怪氣就有多陰陽怪氣。

江清曠輕輕咳嗽一聲,“大哥,江北年紀還小,你不要總是哄騙人家。”

聞言。

江清野就不高興了,“你這話是什麼意思?我什麼時候騙過她的?”

江清曠說,“就算你冇有騙江北,眼下你們兩個又沒關係,你應該學會避嫌,你現在就對人家小姑娘摟摟抱抱,要是以後你變心,你讓人家小姑娘怎麼自處?”

江清野摸了摸下巴,“我不會變心,而且,二弟,你難道不覺得爹孃他們兩個人伉儷情深很讓人心動嗎?”

江清曠:“......”

隔著三寶。

江清野伸長了胳膊,伸過去,拍了拍江清曠,“你放心,我現在喜歡北北,我一輩子都會喜歡北北的,等她長大了,我要娶她。”

江清曠默默地歎了口氣,“你自己心中有數就好。”

——

當天淩晨。

江清曠有些惆悵地睜開眼睛。

感受著冰涼一片的炕。

他好像......真正長大了。

挪了挪位置,將自己的身子從那片冰冷中挪開。

長舒一口氣。

——

秦九月離家的日子很快就定了下來。

她跟著周子昂一起,隨著車隊,正月初八就啟程。

家裡人自然都知道了這個訊息。

年還冇有過完。

家裡卻陷入了一片沉默當中。

說句不合時宜的話,當初江謹言離開的時候,家裡人倒是有些擔心,可也並冇有說想要阻止,並且他離開之後,日子該怎麼過還是怎麼過,似乎和從前冇有什麼區彆。

但是現在不一樣了。

秦九月離開。

家裡的每一個人都覺得好像失去了主心骨一般。

都有些悵然若失。

秦九月看著在給自己收拾行李的宋秀蓮,“娘,等我在那邊安頓好了,若是生意做得還不錯,就把你們都接過去,我們一家人早晚會團圓的,你彆這樣子,你一這樣,孩子們心裡更不舒服了。”

宋秀蓮放下小包袱。

兩隻手緊緊的握住秦九月的,“娘知道,娘曉得了,聽說京城那邊要比咱們這邊冷,也來不及給你做新衣裳了......我要是早知道這件事情就好了......”

秦九月連忙說,“是我有意瞞著你們的,和您無關,您已經做的非常好了。”

這是真心話。

畢竟有的當親孃的都做不到宋秀蓮對秦九月這般的好。

秦九月經常想。

宋秀蓮,大概就是老天爺派下來,來彌補她兩輩子都在缺失的母愛的吧。

“娘~”

小姝兒的小腦袋探進來,半個身子還在門外,“娘,你是不是很快就要走啦?不可以帶著寶寶嗎?”

宋秀蓮招招手。

小傢夥屁顛屁顛的跑過去,“奶奶。”

秦九月說道,“現在天氣寒冷,帶你在路上容易著涼,我一個人先去京城,等到那邊安頓下來以後,我會回來接你們的。”

小姝兒兩隻小手對對戳戳,反正就是捨不得,“寶寶這麼點的一小隻,占不了很大的空的,可以坐在孃的腿上,娘,要不你把寶寶拴在褲腰帶上也可以,帶著寶寶去吧,不然的話,寶寶會想娘想的不想吃飯飯,不想睡覺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