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寺

有幾個亭長,腋下夾了一張報紙,匆匆忙忙的來到大理寺。

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之後。

就迫不及待的打開報紙,“我倒要看看稻草人的最後一章回,究竟如何了?”

剛剛打開。

目光掃過最上方的天氣預測,“三日之後大雪?瘋了吧!”

沈毅忍不住看了江謹言一眼。

方纔,他已經將這件事告知了江謹言,並且讓江謹言趕緊回家停止報紙的售賣,冇想到這人就留下了一句,他相信他娘子。

那邊的討論愈發熱烈:

“三日之後不是大暑?這人莫不是將大暑當成了大雪。”

“六月飛雪,自古以來就隻有故事中出現過,哪裡就真的出現?”

“要我說呀,就是這賣報主人飄了,剛剛賣了幾天報紙,就迫不及待的要自己打自己的招牌了。”

“以後這天氣預測也不用看了,反正不準,買來報紙就看一看報紙上的小故事得了,你們看到明天的故事預告了嗎?”

“看到了看到了,感覺更吸引人了,不瞞你們說,我每天晚上回家之後給我娘子讀一下報紙上的小故事,有利於夫妻和睦呢。”

“......”

——

三斤拿著今天的最新的報紙,跑進了院子,“爺爺,你要的東西我給你買來啦!”

小孩子一隻手裡拿著報紙,另一隻手裡拿著一根小糖人。

柳大人接過來。

看到最上麵的天氣預測,三日後,大雪,嘴角忍不住露出一抹會心又開心的笑容。

三斤蹲在旁邊,咯吱咯吱的吃著糖人,“爺爺你笑了。”

柳大人立刻耷拉下臉,“你看錯了。”

三斤搖了搖頭,“三斤冇有看錯,爺爺你真的笑了。”

柳大人抬起手,戳了戳自家小孫孫的額頭,“鬼精靈,老老實實吃你的小糖人,這是最後一次,以後彆再想讓我給你買糖,你的小牙都要爛了。”

三斤嘿嘿一笑,“姑姑不是送給我們她自己做的牙刷了嘛?我以後每天早上都要刷牙的,可以把蟲子刷掉,牙齒白白。”

柳大人將報紙一卷,塞在了自己腋下。

一邊往門裡走一邊說,“希望你能堅持下來。”

而獅子巷那邊。

驚慌失措的沈雲嵐,拿了一遝報紙,氣喘籲籲地跑進門,“明珠,九月姐姐呢?”

明珠指了指灶房。

沈雲嵐慌忙跑進去,“姐姐,這報紙上天氣預測是怎麼一回事?”

秦九月頭也不回,隨口說道,“就是你看到的那樣。”

沈雲嵐看到秦九月如此淡定。

說來也奇怪。

心裡的那一股慌張,似乎也減輕了許多,深呼吸一口,平緩一下自己不停的波動起伏的胸膛,語氣也穩了幾分,“三日之後真的要下大雪嗎?”

秦九月給了沈雲嵐一個目光,“天象如此,你也知道,天氣預測的準率也隻有十之**,若是我運氣不好,碰到那十之一二,那我也認栽了。”

沈雲嵐歎了一口氣,“三日之後,是皇家狩獵的日子,我和我爹孃還有哥哥們也要一同前去,這報紙上的內容還是我爹看到了,我相信不隻是我爹,很多要跟著一起去郊外狩獵的人應該也看到了,我爹說如果有人想要從中作梗,你怕是會有危險。”

話音未落。

明珠從外麵跑進來,“夫人,抓到了兩個鬼鬼祟祟之人。”

秦九月趕緊放下圍裙,那兩人已經被塞到了江州房間。

被明珠用藤繩綁了起來。

秦九月走進去,“你們是什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