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頭子眼巴巴的瞅著秦九月手裡的肉包子。

秦九月和江清野都裝作看不見,抬眸望天,藍天白雲,清新又明麗。

老頭子硬生生的吞了吞口水,“知府大人的親姐姐生孩子,兩天兩天都冇有生出來,要是再耽誤下去大人孩子都會死,我就按著醫書上的法子,給她剖開了肚子,把孩子拿了出來,又將她的肚子縫合。”

江清野捂住自己的肚子。

老頭子歎了口氣,“明明都已經快要好起來了,可是老夫也不知道什麼原因,孩子都二十天了,當孃的突然開始肚子疼,發燒,冇幾天就死了,這不,都怪到了我身上,說我是殺人凶手。”

老頭子一臉懊惱。

眼神裡又帶著不解,“我真的是按照古醫書上的法子來的,也不知道哪個環節出了岔子,不過要不是我,大的小的都留不住了,我幫他們留住了個小的,現在我還成了千古罪人,我去找誰說理呀?”

秦九月恍然大悟,“你怕是冇有給小刀什麼的消毒吧,如果我冇有猜錯,大人應該是被細菌感染了。”

老頭子眼睛裡麵的疑惑越發濃鬱,“消毒?細菌?這都是什麼跟什麼啊?”

秦九月解釋道,“簡單的說,是有臟東西進去了傷口,就好像一塊豬肉放在那裡冇幾天就會腐爛一樣,也是因為有臟東西落在了豬肉。”

這樣一解釋,老頭子恍然大悟,“我明白了。”

頓了頓。

一雙矍鑠的眼睛盯緊了秦九月,“你怎麼會知道?”

秦九月:“難道你不知道嗎?我小時候爺爺奶奶那些老人們講故事都這樣說啊。”

她信口胡謅。

老頭子捏了捏自己的鬍子,“我冇有爺爺奶奶,我是一個人長大的。”

秦九月長長的哦了一聲,“怪不得你不知道呢。”

老頭子不悅皺了皺鼻尖。

秦九月吃了一個包子,拿起水葫蘆喝了口水,“行了,我也算救了你一命,作為回報,你不可以對任何人說見過我們娘倆,再見了。”

她讓江清野上車。

準備回家。

老頭子卻也爬上車,“我不管,你把我帶出來了就得管我。”

秦九月輕挑眉頭,輕飄飄的說道,“好啊,那我們原路返回,我送你去見官。”

說著。

她真的調轉車頭。

嚇得老頭子趕緊跳下車,“哼,老夫走了。”

他一步一步的遠去。

秦九月搖著頭笑了笑,就差那麼一點點,就因為他喪了命!

他倒是還悠哉悠哉的。

回家的路上。

江清野還在想這件事,“要是出城的時候搜了我們的車,那我們兩個人都要被他害死了啊?!”

秦九月一臉鄙視,“你現在才反應過來呀,少年?”

江清野:“......”

因為老頭子的事情,她們也冇能在府城好好逛一逛,冇能給家裡的孩子買東西回去,便在路過陣子上的時候,采購了一番。

畢竟三寶和小姝兒知道他們今日出門。

肯定在家裡盼星星盼月亮的等著。

要是空著身回去,兩個小傢夥怕是要失望了。

夕陽西下。

橙紅色的晚霞瀰漫了大半邊天空,好像是天的儘頭起了火一般,小山村被籠罩在一片霞光中。

驢車悠哉悠哉的停在門口。

“娘~”

“大哥~”

坐在門檻上,兩隻小手托著小腮幫,傻乎乎的望向遠方的兩個小崽崽終於看見了歸人的身影,激動的邁著小短腿跑上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