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王從帳篷裡出去的時候,整個後背已經汗濕了。

外麵的寒風一吹。

整個人好像在寒冬臘月幾天掉進了冰窟裡一樣。

寧王長長地舒出一口氣。

日後行事,一定要小心小心再小心。

——

翌日

班師回朝。

皇帝回到上書房的頭一件事情,就是分彆擬了兩份聖旨。

為睿王和沈雲嵐,沈毅和朝陽公主賜婚。

蓋上玉璽以後,皇帝看了看身後的德福,“去吧。”

德福:“喳。”

這邊德福還冇有動,太監從外麵進來,“皇上,宋太公求見。”

宋太公拄著手杖進來。

跪在地上行大禮,冇有廢話,直接開口說起正事,“皇上,大理寺近日接到一起雇凶殺人案,臣連夜審訊,審出來的結果卻是......”

宋太公有意的頓了一下。

皇帝揮揮手,將身邊所有的太監宮女稟退,“說吧。”

宋太公:“皇上,指使這起雇凶殺人案背後的主謀,是寧王。”

皇帝驀地瞪大眼睛,“要殺的是誰?”

宋太公:“正是民間日報的創始人,江秦氏,這位小娘子相公也正是老臣大理寺中的一位亭長,秉承著大理寺這麼多年的信條,老夫既然接到了這個案子,就負責將事情查個水落石出,所以現在,老夫懇請皇上可以讓老夫去寧王府提王爺,當麵對質,追究王爺的作案動機。”

皇帝手指輕輕摩挲著麵前的玉璽,“這件事情,你知我知......”

宋太公以頭槍地,“皇上,老臣審案的時候,身邊有數十人,總要是給一個交代的,老臣本來辭官已久,皇上將老臣召回來,想必也是看中了老臣對案件的認真和鑽牛角尖的堅持。”

皇上眯了眯眼睛。

眸子深處顯然有些不悅,“既然如此,那朕倒是也想目睹太公的風采,待明日朕帶老三一同前去大理寺。”

宋太公點點頭,“皇上明察。”

——

到了第二日。

大理寺

皇帝在屏風後聽案,前麵則在審案。

寧王也到了,坐在一側,目中無人。

宋太公冷哼一聲,“把人帶上來。”

幾名殺手被帶上來。

宋太公問什麼,殺手答什麼,旁邊的寧王的臉色逐漸的有些不對。

“也就是說,你們是受了寧王的指使去刺殺江秦氏一家人?”

“是。”

“寧王,你有什麼話要說?”

寧王起身,“本王覺得這件事情頗有蹊蹺,本王同江秦氏一家人遠日無怨,近日無仇,有什麼理由雇凶去殺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