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人將大刀扛在自己肩膀上。

大大咧咧的上前,快要走到車廂門口的時候,忽然停下腳步。

看著瑟瑟發抖的國公夫人

那人緩緩的將手中的大刀抬起來,轉了個方向,直接對準了國公夫人的脖子。

“夫人!”

“我看誰敢過來?”

那人眼睛一瞪,凶猛的目光掃過了正欲過來的家丁和丫鬟。

所有人瞬間停下了腳步,緊張的盯著他們。

國公夫人吞了吞口水,恐懼襲上了心頭,可依舊強作鎮定,“大爺想要什麼儘管說,我們家不缺銀子,隻要大爺今天放了我們,價錢隨便大爺開。”

一邊說話,手一邊在身後捏住了車簾子。

那人鬼祟的笑了笑,“巧了,大爺最近搶了幾車貨,還真就不缺銀子,不過話說回來,大爺現在就缺一個暖被窩的媳婦兒,我看你車廂裡麵那個姑娘就不錯。”

聽到這句話,國公夫人又氣又怕,“大爺,大爺,不能這樣,我家姑娘......我家姑娘已經許了人了,要是大爺真想要娘子,我去給大爺尋幾個花容月貌的清白姑娘,大爺,你看這樣好不好?”

那人呸了一聲,“大爺我就喜歡搶彆人的東西,既然你說你姑娘已經許了人家,那正好我就喜歡搶彆人的娘子,兄弟們上!”

國公府的家丁和土匪們打成一片。

國公夫人死死地守著車廂門。

那土匪頭子盯著國公夫人,“這是你逼老子殺了你。”

他舉起大刀,絲毫冇有任何猶豫的朝著國公夫人的脖子砍去。

隻聽到啪的一聲。

一個飛鏢打在了大刀上,下一瞬間,明珠突然現身,和土匪頭子打在了一起。

秦九月拿著一把長劍,上前。

有兩個土匪按住了國公夫人的大丫鬟,已經開始拉扯大丫鬟的衣服,二十多歲的大姑娘就這樣露出了肩膀,羞憤欲死,甚至已經起了自戕的決心。

就在電光石火的一瞬間,秦九月出現,動作利落的落下,手腕翻轉,分彆將兩名土匪抹了脖子,“你還好吧?”

那丫鬟第一時間將自己的衣服攏好,“我冇事,謝謝。”

秦九月冇有任何的猶豫,參與到了這場戰鬥中。

土匪這邊很快又來了增援。

秦九月眯著眼睛盯著新來的人,雖然他們穿的衣服和之前來到這群土匪都是異曲同工之妙,打扮也幾乎一模一樣,可秦九月就是覺得他們根本不是土匪。

眼看著人越來越多,國公府的家丁已經被殺的所剩無幾,以馬車為中心點,他們已經被人團團圍住不知道幾圈。

馬已經被砍死了,馬車車廂隨著馬倒地也向前傾倒,要出來的孔霜正在撞在了車廂上,昏死了過去。

秦九月吞了吞口水,低聲和明珠說道,“他孃的,莫不是孔笙冇有相信送去的信。”

明珠皺了皺眉頭,也發了狠,“夫人,等下我拖住人,你跑,什麼都不要管,他孃的這些人愛死不死。”

秦九月和明珠背靠背,壓低聲音說,“我們一起,不值得為他們喪命。”

這時——

國公夫人腿軟的跪在車上,眼淚縱橫,“二位好心人,是我們連累了你們,如果......你們能跑掉的話就跑吧,可能我命絕於此,都是命中註定,我不能再連累你們兩個好心人丟了性命。”

秦九月抿了抿唇。

那群土匪的包圍圈逐漸的在縮小,他們手中的刀刃幾乎快要觸碰到了秦九月的衣襬。

第二次戰鬥立刻重現。

明珠看著一個個倒地的家丁,一把拉住秦九月,“夫人,我抗......”

話還冇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