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九月嘴唇動了動,終究冇開口,“那好,你什麼時候餓了什麼時候吱聲。”

“嗯。”

秦九月出去,抱起等候在門口的小姝兒,去了飯廳。

飯後,秦九月單獨留下明珠,兩人在飯廳裡說了會話,緊接著,明珠就跳上屋頂,很快消失不見。

——

再說平西侯府。

沈雲嵐在家裡貪了兩杯,走的時候晃晃悠悠。

上車的時候還是被睿王抱上去的。

夫妻兩人坐在馬車裡,所以說坐在同一張座上,兩人之間卻隔了楚河漢界的很明顯的距離。

沈雲嵐那邊暈乎乎,隨著馬車的顛簸,小姑娘很容易的睡了過去。

睿王隻覺得肩膀一沉,扭頭看,沈雲嵐已經睡得跟豬似的。

睿王餵了一聲。

小姑娘也不知道有冇有清醒,隻是糯糯的說了一聲,“你......為什麼這麼討厭我呀?”

那聲音軟軟的,帶著少女特有的情緒,或嗔或怪。

睿王冇什麼表情的扯了扯唇角,“哪裡討厭你了?”

沈雲嵐忽然抬起頭,眼睛裡水濛濛,看著就不清醒,“你哪裡不討厭我了?婚前就討厭我,大婚當天更討厭,你還那麼快就娶了姨娘......”

她聲聲控訴。

帶著不滿和憤懣,“我說過不在乎你娶姨娘,可是你也不能不給我臉呀?你知不知道你們王府裡的人怎麼說我?你以為我不知道嗎?其實我什麼都知道......”

睿王抬起手將她落在嘴邊的頭髮撩上去,有些敷衍,“嗯嗯嗯,你什麼都知道,你可厲害了。”

誰知。

沈雲嵐竟然抱著睿王的胳膊直接翻身坐在了睿王的腿上。

兩隻手轉而抱著睿王的脖子,哼哼唧唧,“我很招人討厭嗎?”

睿王無語,“你喝醉了。”

小姑娘搖頭,“我冇醉,王爺,我想生孩子。”

睿王眼神一凜。

捏著沈雲嵐下巴的手收了收。

小姑娘痛呼了一聲,“疼......”

睿王才趕緊鬆開手。

壓低聲音說,“這句話,本王不想聽到第二次,你也不許在任何人麵前說起,尤其是母後,聽到了冇有?”

半晌冇有得到答案。

不知道過了多久。

睿王忽然覺得胸前一片濕潤。

他怔一下。

低頭。

看見顫抖的肩膀。

睿王心裡好像被驚蟄了一下,手掌心落在沈雲嵐的肩膀上,收了收。

後來,小姑娘是真的醉了。

睿王抱著人下了馬車。

直接去了海棠苑。

把沈雲嵐放在床上,轉身要離開的時候,無意間看到了床頭旁邊的花瓶中,有一束鮮豔欲滴的紅色海棠。

杜鵑見狀,連忙說道,“王爺,我們家小姐喜歡鮮嫩花兒,這花瓶放著也是放著,所以......”

睿王冷冷的瞥了杜鵑一眼。

嚇得小丫頭撲通一聲跪下來,“王爺饒命,若是王爺不喜......”

睿王一邊抬起步。

大步流星的往外走,一邊輕飄飄說道,“是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