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睿王哦了一聲,“放這裡,你回去吧。”

沈雲嵐:“......”

她直接走到了睿王旁邊,坐了下來,塌很大,足夠容納兩個人。

沈雲嵐手指輕輕地敲擊著桌子,“王爺,涼了就不好喝了。”

睿王無奈。

端起茶盞,一飲而儘,“可以了?可以回去了?”

沈雲嵐氣鼓鼓的咬了咬腮幫,“王爺!你今天晚上在哪裡睡?”

睿王側身看她,“你想做什麼?”

沈雲嵐眨眨眼睛,一雙盛滿了星子的眼睛亮的發光,“我們......要個孩子吧,好不好?好不好嘛!”

睿王皺眉,聲音裡冷了幾分,“看來,昨日在馬車上同你說的話,你全部當成了耳旁風,是不是?”

沈雲嵐表情一僵。

突然就覺得此時的睿王很可怕,小姑娘下意識的往旁邊挪了挪,眼眶微微紅,“我......你......你怎麼這樣啊?我都不在乎你用姨娘打我的臉了,我現在就是想要個孩子,你都不願意?是不是在你心目中隻有柳姨娘纔有資格給你生孩子?我冇有資格,我隻能眼巴巴的看著你們天倫之樂?我一個人孤獨老死......”

說著說著,哽咽的泣不成聲,淚水像是斷了線的珠子一樣簌簌的落下,啪啪的落在地毯上,暈染出了一圈又一圈的痕跡。

越說越難過,越哭越想哭,最後乾脆毫無形象的放聲大哭。

睿王手足無措。

手掌僵硬的拍了拍沈雲嵐的肩膀,“莫哭了,多大了,還哭?”

沈雲嵐一把抓住睿王,帶著眼淚,“那你同我生寶寶?”

睿王將自己的手從沈雲嵐的手裡拿出來,“那你哭吧。”

沈雲嵐:“......”

她哭累了,趴在塌上睡了。

呼吸還帶著哽咽,一下一下的,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樣。

睿王這才放下手中的毛筆。

仔細一看。

宣紙上雜亂無章的寫著幾個字,也無法串聯起來,就連王爺自己也不知道寫了什麼。

他扭頭看著旁邊趴在榻上的小姑娘。

幾不可聞的歎了一口氣。

把小丫頭抱在懷裡,手指輕輕的拭去沈雲嵐臉頰上的淚水,“平日裡看著像個小辣椒似的,誰成想還是個水娃娃?”

他再次歎息。

輕而易舉起身,抱著沈雲嵐回海棠苑。

出了書房門,看到站在簷下的柳兒,睿王:“你怎麼在這?”

柳姨娘說,“昨天王爺就冇有過去,今日......”

睿王打斷她,壓低聲音,“你回去睡吧。”

這就是不過去的意思了。

柳姨娘嗯了一聲,“那好,隻是王爺,明日還請王爺過去一趟,不能前功儘棄了。”

睿王嗯了聲。

抱著沈雲嵐繼續向前走。

柳姨娘身邊的小丫鬟小聲說,“姨娘,王爺不是說不喜歡讓人進他的書房嗎?”

柳姨娘瞥了丫鬟一眼,“王爺的事情不可妄論。”

小丫鬟皺皺眉頭,“本來就是,而且王爺不是很討厭那個王妃嗎?為何現在還要抱著她?”

柳姨娘迅速嗬斥,“胡鬨!王爺王妃的事情,豈容你一個小丫頭評頭論足?這次就先饒了你,如果再有下次,我絕不輕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