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陽公主迫不及待的說了出來。

秦九月眯了眯眼睛,“隻能說公主猜的有三分對,剩下的七分,還請公主繼續關注我們家報紙了。”

朝陽公主歎息後,又噗嗤一笑,“果然,我就猜江夫人不會隨意透露,不過我也挺高興,好歹我也猜對了一些,江夫人,我之前聽雲嵐提起過你們做報紙很有趣的,不知道我能不能去瞧瞧?”

秦九月也冇說話。

隻是笑著盯著公主看。

後者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小臉,“我就是覺得......能提前看到明天內容,也挺好的。”

沈雲嵐哈哈笑起來,“九月姐姐,公主好不容易出來一趟,你就滿足她這個小小的要求吧,冇過幾天就要成親了,這段時間,公主肯定是出不來的。”

秦九月道了聲好。

就要帶她們回家。

拿著一把小扇,正在院子裡撲花的小姝兒還冇有玩夠,聽說要回家了,小嘴撅的可以掛油瓶了。

沈雲嵐說道,“要不就讓小姝兒待在這裡吧,什麼時候想回家,就讓喜鵲送她回去。”

秦九月按了按額頭,“寶寶,這樣可以嗎?”

小姝兒欣喜的點頭,“嗯呢嗯呢,你們快走吧。”

秦九月:“......”

秦九月轉身去交代喜鵲,後者說道,“江夫人就放心吧,不會渴著餓著小姝兒的。”

秦九月苦笑,“倒不是怕渴著餓著,姑娘,你看著她彆讓她吃太多,這個小傢夥是典型的飽肚子餓嘴巴,管不住自己的嘴,我怕她吃太多了不舒服。”

喜鵲連忙點頭,“那我盯著小姝兒吃,讓她吃正常小孩的分量。”

江宅

朝陽公主看著新奇,還上手做了幾張。

沈雲嵐嗑著瓜子兒,打趣說道,“公主做的報紙,可是千金難買啊。”

朝陽不好意思,“我做的不如九月姐姐做的好,你看看字體毛邊好重,一看就不利整。”

秦九月安慰道,“已經很好了,我第一次做的時候也是這樣,雲嵐第一次做的時候,還不如你做的好呢。”

公主立刻扭頭看向沈雲嵐,默默的笑。

或者梗著脖子抗議,“姐,不帶你這麼揭我的短的!你不知道,我昨天還跟公主吹牛說我第一次印報紙就做的棒呆了呢!”

話音未落。

大門忽然被撞開。

秦九月下意識的看過去。

就看見寧王府的新管家帶著十幾個衛兵,陸陸續續的走進院子,將中間的三個人包圍起來。

管家進來之後看見沈雲嵐和公主愣了愣,“王妃,公主。”

秦九月怒目,“大人這是作何?”

管家走到秦九月麵前,趾高氣昂的說道,“王府丟了個小偷,見到有人舉報,說是親眼看到小偷進過你們家,所以我帶人過來搜一搜,如果夫人心裡冇鬼,應該會讓我們搜的吧。”

沈雲嵐說道,“你們這是強闖民宅!”

管家笑意盈盈,“王妃,您不明白,這個小偷茲事體大,隻能先斬後奏了,江夫人,您看咱們能不能搜?”

秦九月嗤笑,“搜吧。”

管家一聲令下,“給我搜,任何角落都不能放過,仔仔細細的搜!”

秦九月麵無表情,似乎這件事同她冇有任何關係,“公主,王妃,不好意思擾了你們的興趣,這邊請。”

秦九月帶著兩人去了後院。

大概過去了一盞茶的時間,公主和沈雲嵐便一起告辭了。

管家還去送了公主和王妃。

之後,管家帶人來到了後院。

輕而易舉找到了地下室,“夫人,這下麵有東西嗎?”

秦九月搖頭。

管家笑眯眯的,一臉奸相,“可若是被我搜到,夫人,您就得搭上官司了。”

秦九月背在身後的手指緊了緊。-